【读书笔记】石梓豪||读《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冬去春来

这是一段专属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故事。

当维系了千百年的封建制度与风靡全球的资本主义碰撞出时代巨浪,两头的捍卫者都拉弓备箭,准备在上层建筑一决胜负,不料迟迟不分输赢。政治木马下的人民慌乱地牵引着巨轮,在刀光剑影中晕头转向,死伤无数。

一个必被淘汰的落后制度不愿将腐朽的根从淤泥中拔出,这就是对历史潮流的挑战。对此,它想过修打补丁、砍去细枝甚至剥去树皮,但不将根基拔出的小修小补总归是无济于事,换汤不换药的改革一轮又一轮总将事态步步加剧,矛盾日益激化。于是它妥协,它乞讨,它向虎视眈眈的侵略者投以谄笑。但这是没用的,它只是一条狗,被列强掷饼取笑。它曾绝望,也曾暇想,但它的根基决定了它难以进退,实属狼狈。这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冬季。

物质生活的变迁充分显示出世界潮流的趋势。“法制化”、“民主化”与“工业化”等一系列词语从高官们的决议书降临凡间。百姓不要皇帝要共和,不要礼教要自由,不要专制要民主。但路漫漫其修远兮,何以求索?唯有变革。

但迷失方向的变革找不到出路,如同没有火种而抱薪冻毙于雪地。那一百年间什么样的政体都涉足,却都维持不久,唯有将广大工农百姓抬举起来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找到了光明。不拿起火把而只在地上摸索,不仅找不着路还会摔得一身泥。革命者通过实践的不断校准才得到进京赶考的入场券,在天安门城楼喜望江山俊秀。

那么人民又经历了什么呢?一次又一次的兵劫,一年又一年的粮荒,他们被统治者牵着鼻子走又狠狠剥削一通。统治者换了一批又一批,自己却只落得捉襟见肘的境地。于是他们学聪明了,能识别政治口号与实质纲领了,他们开始凝聚力量选择自己钟意的领导者了,他们学会用手推车推出一场大战的胜利了,他们明白了天安门下的自己是真的翻身做主,迎来解放了。

是的,春天就这样来了。

倘若能向百年前筚路蓝缕的革命者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呢?

冬天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