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石梓豪||《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一家人

王胜想和李芳成为一家人。

他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小记者,而李芳的爸,李老爹,却是县里报社的总主编。

无巧不成书,李老爹正是王胜的上司。

王胜和李芳谈得甚妥。但从她口中得知,他们家是书香门第,娶进来,嫁出去,都是从事传媒事业的,除了一个不争气的小儿子游手好闲,家庭环境趋于完美,这也成为王胜屡次打退堂鼓的缘由。

昨天早上王胜提着一篮苹果到李芳家里拜访李老爹。老爹以为是有关工作岗位的调动,便拈根烟斗,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可一听到是提亲的事儿,老爹可坐不住了,烟斗一扔,一边打电话给李芳一边擦汗。

就这样过了一个上午,李老爹面无表情地盯着王胜,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啊这个,嗯,你也不能当咱家的上门女婿,你得有自己的本事。那这样的话,你先得在咱报社上一次头条才行。哦,你要守规矩,不要自己造新闻,咱家芳芳不喜欢这样的人。”

王胜差点没给老爹叩头谢恩。

但一夜的未眠也没换来个像样的新闻,王胜把素材翻了个遍也毫无思绪。这时他的好哥们儿李亮打电话约他出去品茶,这让他灵光乍现。

原来这李亮是县里的“小灵通”,东家长李家短,他比主妇们都清楚,但消息常常是对象混淆。最令王胜羡慕不来的,是他仿佛有花不完的钱,总能请他喝茶。

喝茶的时候李亮就侃了起来:“兄弟,你知不知道郊外的印刷厂有猫腻不?他们进的是劣质油墨,有毒。听说你和刘家要结婚了,赶紧去抢一拨头条呗。”

王胜暗自欣喜,只嘴上说了句:“嗨,你又搞错了,是李家的。”

于是王胜拉着李亮到郊外的印刷厂去一探究竟。王胜把相机给李亮,让他去拍几张内景照片好曝光。李亮拍拍胸脯,说这地他熟,就偷偷进工厂去了。

过了半个钟头,李亮还没出来,王胜猛起胆子,自己沿着地图摸进了油墨库房。但出乎他的意料,李亮并没有在里面。这时门从里面碰上了,在黑暗中王胜只闻到劣质油墨的毒气。在他失去意识之前,李亮匆匆从外面把门打开,一边拍照一边念叨:“这里的库房太难找了。咦,这味道,劣势无疑了。嘿!王胜,你怎么也进来了?啊,醒醒!”

王胜再次睁开双眼,看到的是医院惨白的天花板。李亮坐在他身边,一脸悲哀地说:“哥,你上头条了。”

王胜差点在床上来了个鲤鱼打挺。

“我上头条了?”

“嗯。”

“那我可以娶芳芳了?”

“啊,你先听我说。”

“怎么?”

“你上的是别的报社头条。”

“哦?”

“你知道你曝光的印刷厂是挂的哪家报社的牌吗?”

“你说。”

“是李老爹家的。”

王胜差点又昏死过去。

次日,李老爹亲自来访。王胜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算是完结了,没想到老爹红光满面,紧握着他冰凉的双手。

“你是社里的英雄啊。”

“啊?别这样,爸,哦不,尊敬的主编。我很抱歉……”

“不不,莫谦虚。你的事迹确实上了头条,其它报社争相报道。但他们没料到,我们刚和那家印刷厂解约一个月,已经与更高级的厂合作喽,油墨更健康,这件事情,正好可以作为宣传,赢得了广泛的关注,竞争对手的信誉也受损。我们的报社赢得了成功。”

王胜目瞪口呆地望着老爹,过了好一阵才缓过神来,说:“那现在我可以娶芳芳了?”

老爹咽了口口水,故作镇定地说:“我确实是同意了,但芳芳知道你私闯仓库,觉得这不应该是她丈夫的行为,所以她拒绝了婚事。嗯,天涯何处无芳草,小伙子,你还有别的机会……”

听到这个消息,王胜感到五雷轰顶,山崩海啸。

这时病房外传来一阵熟悉的嬉笑声:“哈哈,来了来了,喂,这个病房我之前来过。”

李亮打开门探进头来,看着老爹,说:“爸,好久不见,咱们的恩人在哪儿?”又转过头来看病床上的“功臣”,笑容逐渐凝固。

看着这两位李家人,王胜仿佛明白了一切,却啥也不敢问。李亮尴尬地蹲下来,握住他的手,说:“嘿,哥,我就说咱们怎么这么有缘,原来是一家人。”

王胜坐在床上,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是,是,一家人,一家人……”

他在心里念着……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