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刘荪蕊||读《上尉的女儿 》

也许最近看的书大都关于披露人性丑恶,在看完这本书之后我竟觉得有些“治愈”。

这本书中的人物塑造得很鲜明,同时也没有立场坚定,十恶不赦的超级反派,普加乔夫作为被抵抗势力的代表,常常流露出一些可爱之处。从主角到配角,没有绝对的善恶之分,往往在真实面貌之上覆盖着一层浅谈而实际存在的人性光辉。

这个贵族青年军官与上尉女儿的爱情故事,初看颇具童话色彩。数次于险境中脱身、危急时总有贵人相助、瘦弱美丽专情的女主人公、以及男主人公十分凸显的机智勇敢与英雄主义特质,这些童话不可缺少的元素,以不那么浪漫而梦幻的手法将一个幸福美满忠贞的爱情故事叙述得诚恳而有生机。

当然,这个故事不仅仅是关于爱情的。男主角彼得在要塞被占至救出玛莎的过程中,不断做出的内心抉择及数次机智脱围,也是相当精彩的一部分。面对巨大的绞刑架和士兵们炽热的目光,彼得始终选择了坚持原则,誓不屈服。此部分所体现的人之善,再次将男主角的品质以及普加乔夫的宽大为怀,知恩图报点明,同时反应出来作者在选择历史题材时的客观辩证手法。

写到最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个被我遗忘了的人,什瓦布林。在小说里,他就是如同“炮灰”般的存在,纵然有对爱的追求与渴望,却不敢直面,不敢以正当手段竞争;纵然内心澎湃着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却又如此轻易地屈服于利益,背叛自己;纵然对所恨之人心怀万般不甘,却只能使用卑劣的雕虫小技并且最终一败涂地。种种体现,似乎都在衬托着主角的耀眼光环。无足轻重,可恶可悲。

“爱惜名声须趁小。”

这是彼得的父亲送给彼得的话,而他也确实做到了。同时,普加乔夫之所以能成为作者笔下的伟大民间传奇人物,也是由于时刻展露出的微妙人性之光。

人生不一定像童话,童话却是真实的人生。

【读书周记】刘荪蕊||读《米格尔街 》

生活像海绵,源源不断挤出一切美好而不切实际的幻想,干枯后剩下的是残破不堪,张牙舞爪的洞眼,就像扇贝的两百只眼睛,空虚又流动着可怖的惆怅,这才是生活的本相。若是只留下这些,米格尔街也就只剩下紧闭着的沿街门窗,了无生气。

米格尔街的底色是灰色的。当然,是站在上帝视角来看。他们的世界狭小,封闭,落后,人们暴力,自私。待在这无山无海的闭塞之地,这样翻来覆去,毫无意义的贫瘠生活,在我看来无法忍受。但是他们,没有见过真正的世界的一群人,在他们眼中,基本受到保证的一日三餐,嚼在舌根的家长里短,以及所谓的梦想,便构成了他们所能依赖的全部世界。

有人为了发明世上最棒的烟花,有人为了证明自己考试的才华,为了小推车,为了孩子,为了诗。以他们的方式活泼地爱着生活,爱着不能给予他们些什么的街道。争吵夹杂欢笑,流血伴随释放,这个米格尔街是如此丰富多彩,渲染着橙红,明黄,偶尔在邻居之中惊起巨浪的边角小料,有如金色般的闪耀。

倒是应了那句“生活如此绝望,每个人却都兴高采烈地活着。”

也许人们是真的没有能力看清周遭,也可能是害怕将这仅剩的糖衣戳破后,自己会被尘埃裹挟着,默默无言地真正死去。

琐碎,平凡,没有人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地活着,每个人心中都持续燃着一团或明或暗的火,渴望自由,却都默契地选择守护这条普通的街道,这条于世界微小得不能更小,仍有足够宽敞的胸怀来包容米格尔街上这群特立尼达人的街道。

主角最终离开了。或者说,是出逃了。我为他感到庆幸,同时也感到担忧。庆幸的是他终于有领略偌大世界的机会了,担忧的是当他见到外界的缤纷时,先前构造在狭窄街道上的那个“世界”也许会轰然崩塌,米格尔街也无法以安然的姿态完整留存于主角心中。故乡总是在某个角度看来尤为纯真美好,若是将关于米格尔街的记忆定格在那些蹦跳经过的小路,哼过的歌谣,嬉闹着丢过的石子,或是街角某户人家曾做过的虚幻又美好的梦想,米格尔街还能保留些许的灿烂吧。

在米格尔街,无数悲欢正在悄悄酝酿,也无人有权利阻止,于是,就看它缓慢发酵,阴郁地欢呼,明朗地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