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7 李珺平:世界的尽头


所谓的天涯海角,技术层面来说是不存在的。地圆学说结束了人类对世界尽头的追寻。于是人们出海的目的,变成了占领、掠夺、奴役。千百年沧海桑田,城邦转为城市,森林转为荒漠,湖泊转为黄沙。
钢铁怪物渐渐铺遍大地,做的事情仍是占领、掠夺。
我们一边享受着现代生活的种种便利,又一边抱怨不停,四处寻找“原生态”的度假村。一口乡间充满泥土气息的空气,就能让我们感慨不已。在被誉为“蓝色星球上的最后一片净土”的亚丁村,更是怎样一番醉倒芳丛的美景,让人们如此寤寐只求一瞥?

今天游览了珍珠海,景色的确宜人。一路溯流而上,河道里潺潺的琉璃时缓时急,白色浪花正如一朵朵明媚玉兰。抬头便可望见高耸入云的雪山,皑皑白雪在阳光抚摸下熠熠生辉。景区里也不像其他热门景点一样,垃圾随处可见,喧哗声不绝于耳。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一心爬山忘记游山玩水,我竟不觉得这“香格里拉”的称号有多名至实归。青山秀水并不少见,我家乡景色比起此地山水也不遑多让,雪山也一抓一大把,为何这里独占鳌头?
想起超人哥哥在车上和我们说的一段故事,关于“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其实指藏文“香巴拉”,指佛教中极乐园,无悲无惧无痛无苦,只有永恒的满足愉悦。原来当初第一个将这个名词带向全世界的,是小说《消失的地平线》。后来,人们苦苦追寻,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确定了“香格里拉”的方位——云南迪庆,并从此为其更名为“香格里拉”。但2003年,却发现当初小说取材之地其实是四川稻城的亚丁村。于是,又命名为“香格里拉”镇。
在亚丁村从此为人熟知之前,它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山村,因环境条件而不便与外界交流。直到2008年,才开始渐渐被开发。直到现在,这里还只有三十多户人口,游客中心也是刚刚修建好。进到这里来需要绕重重山路,而还未开发一半的景区里也大得惊人,景点之间需要以车代步。所以这里是基本符合“原生态”三字的。
“世界的尽头”,的确。“最后一片净土”,没错。“香格里拉”,正确。
城市化,现代化,于是荒漠化,水土流失。我们生活在快节奏的生活里,喘不过气,心里只渴望能有一方净土,干干净净纤尘不染,能安放自己疲惫的心灵。被污染的星球上,没被利益熏染、没被游客践踏的地方,的确不多了。亚丁村在云南以后才施施然出场,希望的确是它的幸运,有前车之鉴,令它不至于重蹈覆辙。
旅游之道,还需我们不断上下求索。

PS.好看的图都超过允许上传大小了,这是很痛苦的事情。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