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10周迈:夏日青春漾

夏日青春漾
张小娴说,有些人是注定要等待别人的,而有些人却是注定要被别人等待的。
我觉得这句话与我契合得十分完美,在文字生活里,我在等待灵感的电光火石。年轮世界里,我被她等待着要开始成熟。我青春里一直处于等待与被等待间,等待是煎熬,被等待是一种幸福的宠溺。
来到了川西,我又是处在这一个轮回,我等待过稻城亚丁第一束阳光从雪山顶的泄下,等待过自己的脚一步步靠近牛奶海的湖岸,等待着客车一点点翻过眼前这座山,转眼又爬上另一座山。
这段日子里我一直在等待,等待是最难熬的,也是只有在青春时急躁不安的逆反时期,你会不想等待,不想把时间花在立马看不到功效的事情上。
旅行的路上,司机没有发动客车,耐心等着迟到的我。每每深夜里写不完博文,我觉得时间在等我,它走的更慢了。开着车飞驰在公路上,沿途的风景也在等我,他们似乎不愿离开我的车窗,我赶紧拿出相机对着连绵的山峦,按下快门,他们便倏忽间溜走了。
他们在等待我,我感觉自己被等待时显得无所谓和不知足。我埋怨师傅过早出发,我会厌烦每天写着华而不实的文章,我也因为一掠而过的风景而不快。为什么总是不顺心的。
这就是青春,青春的我。等待与被等待,寻常的对立面,到了我这,变得做作起来,我是矛盾而又混账的。
其实我自认为青春于我已经是早就结束了的,我觉得她葬于我逐渐干涸的开朗中,那种无畏、天真的烂漫思想,她随时间和某些教育因素灰飞烟灭了,我觉得自己很成熟,懂事听话,青春是种挥霍,是弱智的人用来成长的。我不需要了,青春怕只是言情小说里男女同学你侬我侬的狗血剧情,我不知道青春是什么滋味。不是没体验过,而是我从未与她问好、搭话。
我来到了稻城亚丁,来到了五明佛学院,也到了色达天葬台。
亚丁的白色雪山,金黄草地,是所有人眼里的香格里拉,她是天堂,是极乐世界,我在这里眨一眨眼都能感觉幸福会从身上浪费,这里每一刻,每一处都是幸福。
佛学院的绛红色木屋里住着修行的僧人,我走在栈道上也能听见不太齐的响亮诵经声,他们脸上流露出虔诚与不安,双手合十一直忏悔,我走近他们。我感觉他们活的紧张又诚实。
看到了天葬,澄蓝的天空,秃鹫和云一起笼罩了天葬台,死者的肉身如泡沫一般飞灭,秃鹫饱腹后只留下几声满足的叫声,又飞上天空,不时落下几支羽毛。哀鸣声中,多了分不舍和无奈。
一次旅行,一次穿越,我们从城市下到荒野,从天堂跌落至地狱。
回想起你出生于没有痛苦的香巴拉,你是不是臆想自己会没有哀伤的过完一个完美的人生。可人生的某些苦痛,轮回,都是你自己无法解释的,你会选择学习,一心向佛,你在佛面前一天天拷问自己的罪过,自己为什么会有烦恼,你又一遍遍祈祷自己能早日回到极乐净土继续无冤无仇的生活。人的一生能有多长,你最后还是会消失在那一块冰冷的石台上,什么也带不走,只被带走了本来没有的一具肉体。
这也是一道轮回,这也是在等待与被等待,在香格里拉时你等待幸福一点点填满你的瘠薄生活,佛学院里虔诚学习时,佛祖等待你顿悟人生,最后你飞离人世时,你等待着下一个轮回的到来,你也被等待着要大彻大悟,不要太过执迷于人世情俗。
我开始觉得自己是个低俗的人,我从未觉得青春是个好东西,她不是个时间的范围,她也不是相貌的规定,她就是个轮回,等待与被等待,究竟是你等青春来了又去,还是青春等着你一点一点成长,你最终会与她相拥而雀跃。
我的确不喜欢等待,我也不感动于被等待。
但在这条旅行路上,我抓住了青春的尾巴,我手心居然是痒痒的,说不出的紧张和欢心。我又要开始了:
这次,我等待青春带给我挑战与机遇,而我挥手让青春在路的那头等我,我一直往前,她为我欢呼加油,她等我来拥抱她,我则等待着她与我心贴心时,我尝到了青春的味道——年轻,活力,永恒!

2017-07-30 周迈于成都

《【行走日志】Day10周迈:夏日青春漾》上有1条评论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