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1 李珺平:猜火车

猜火车

记忆里最早一次坐火车是在一年级的时候,旅伴只有一个初一的小姐姐。当时我对“旅游”还没有什么印象,只是一听到大人们说“出去玩”,就点头如捣蒜地一口答应下来。现在想想,我爹娘当时也是够心大的,打点好行李以后就把一个初一的小姑娘和一个一年级的迷你小姑娘送上了开往“世界屋脊”西藏的火车。我也很心大,直到进了候车室才发现爸爸妈妈已经留在了外边,怕得直想往回跑。

对未知的恐惧大过了对未知的好奇,这种性格在小小的我身上就已经体现出来了。

也不记得后来姐姐是怎么把我哄好的,总之在火车上的记忆是愉快的,因为我们把三天的时间花在了吃吃吃上。不过火车外的景色比满足口腹之欲更加有吸引力,火车进入西部地区后,属于南方平原、丘陵的秀丽图画就就被撤下了窗户,换上深浅不一的青草和星罗棋布的牛羊。第一次看到牧人和牦牛的我,最后一整天都趴在窗边,恨不得自己的眼睛是两只望远镜。

那一次坐火车的经历是模糊而快乐的,因为懵懂无知,只要乖乖听话就万事大吉,所以是无忧无虑的。

后来出去旅游,我挤过大巴、赶过电瓶车、享受过飞机高铁和软卧,但硬卧火车仍旧留有其独特魅力。它不像大巴那样乱糟糟闹哄哄汗津津,又不像软卧那样与陌生人隔离开来。它慢慢地,慢慢地带你走过千山万水,在每一下颠簸中让你有时间充分感受他乡的气息;它又充满未知,来着五湖四海的人们偶然在六人的小车厢里相遇,或开朗健谈或沉默寡言,你永远也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我在火车上的关注点,也逐渐由零食、电影、嫌弃环境,变成了观察与思考、享受。

所以这次坐火车去往成都的安排让我很欣喜,也很新奇。我第一次自己出游,生活基本由自己自理,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周围都是熟悉的同学老师,上车后的几次插科打诨便让我放松了下来。不过,我心没小时候大了,却仍和小时候一样不是个好奇宝宝。我习惯安静,安于闲适,宁愿坐在床上欣赏风景,也没去加入同学们热火朝天的狼人游戏。这算是本性难移的无奈,还是顽固不化的毛病?

K502次火车从长沙的夕阳余晖开进了常德的温柔夜空,明天醒来的,已不再是那个懵懂又心大的迷你小姑娘了。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