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直击】袁蓓蕾:寻找心中的香格里拉

又是一个寂寥的夜晚,世界正堕入无边的黑暗。我合上《消失的地平线》的书页,内心就像一块广阔无边的草原,正被来自远方的风轻轻撩动。
夜色清凉如水,窗外清朗的月光洒在将散未散的雾气上,于静穆中凭空生出些许缥缈悠远之感。
《消失的地平线》记述了一场曲折离奇的旅途:四个西方人在飞往白沙瓦的航程中,被一个神秘的东方人劫机并改变了飞机的航线。飞机穿过了一座座不知名的险峻的山峰,闯入了神秘的中国藏区,最终停留在香格里拉蓝月山谷。在海拔28000 英尺的卡尔拉卡山峰,四个西方人由此展开一场奇妙的旅途。
作者选择以第三人称的视角来叙述这个故事,跌宕离奇的故事使你怀疑这场旅途是否真的真实存在,细腻入微的描写又使你似乎身临其境,仿佛伸手就触得到高原干冷的空气。就像理想与现实的碰撞,梦想与幻境的更迭。当时,战争的阴翳正笼罩着整个世界,外部世界处于极度的混乱之中,一战的浓雾还未完全散去,二战的铁蹄声又愈渐清晰。人们每天活在挣扎与苦难之中,急于寻找心灵的寄托之所。
于是作者笔下的香格里拉应运而生。它就像一艘巨大的诺亚方舟,载着如琉璃般易碎的人类文明漂浮在茫茫苦海之上。船只能承载一定数量的人,如果所有人都要登上这艘船,其结局只能是沉没。幸运的人登上方舟,从此平安长寿,从容度过一生;不幸的人只能无力地看着方舟在迷雾之中离自己越来越远,于是放弃挣扎,坠落至深海,万劫不复。
而作者笔下的香格里拉,宁静祥和,是像乌托邦一样的存在。肥沃的土地滋养了当地居民精神的富足,高耸的海拔造就了他们境界的高远。此处的人们推崇“适度”的美德,恪守中庸之道,包容着彼此文化信仰的差异。又像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但是,香格里拉不是一口完全封闭的大缸,它有小小的缺口,以此来呼吸外面的世界新鲜的空气,感受外面世界温暖的光束。它拥有完备的中央暖气系统与漂亮的舶来品浴缸,它与世界有限的接触并愉快地享受着科技文明的成果。
香格里拉在藏语里是心中的日月之意。在现实的迷雾和梦想的幻境里,人生的旅程也许就是一场找寻。
在飞机上,四个西方人面对那位神秘的东方面孔不知所措。飞机改变原始的航线,飞过不知名的山峰,遇到奇怪的土著人。他们想要询问,却只得到枪支的回应。他们不知道,他们将要到哪里去。
在蓝月山谷,狂风的旋涡好像要卷走琐屑般的星光。这里,有使你长寿的秘诀,有人间绝美的风景,有超脱于自然的心境。但是,外面的世界,有珍贵的家人和爱人,有未完成的事业与雄心,有灯红酒绿、华灯初上的繁华。他们不知道,他们究竟应该在哪里,又究竟属于哪里。
在大喇嘛圆寂做选择时,诈骗犯巴纳德因不愿意接受手铐和监狱的惩罚,且在巨大的金矿的吸引下,他选择留下来。虔诚的基督教徒布琳克罗秉承上帝的旨意,选择留在香格里拉布教修行。幼稚单纯的马林森无法忍受没有波澜的生活,迫不及待的逃出了香格里拉。睿智的康威因着一份美好的情愫,选择和马林森一起离开,但最终又乘舟出逃,不知去向。
在文章的结尾,作者问卢瑟福道:“你认为康威最终能找到香格里拉吗?”
也许康威找到了,又或许没有。都不重要。
无论你是在波澜壮阔的尘世,抑或是静如止水的仙境,当你的内心已了无杂念,无欲无求,你心中的那一轮日月定会朗照。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