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4 黄亦鸿:见色达意

 

(一)

我今天只写天葬。

天葬是藏族的一种传统丧葬方式,人死后把尸体拿到指定的地点让秃鹫吞食,天葬的核心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以上资料由百度百科提供)

今天我们吃过中餐,便直奔天葬地点。路很辗转陡峭,天葬台海拔很高,将近4000米。到了天葬台,我们下车,步行,坐在石阶上静静等待着我们从未亲见的天葬。

有一个紫袍姐姐拿着大喇叭在组织秩序,她是天葬台的工作人员。事后和她交谈,我得知她今年芳龄三十一,是从北京到色达天葬台工作的。她曾经过于追求物质生活,现在把天葬场当成自己的家。今天她顶着灼灼日光,没打伞,没戴帽,就那么一直来来回回行走于天葬场四处,提醒站在山坡上的看葬者嫑站在那里挡住秃鹫的来路;劝说站在石阶上的看葬者坐下;央求石阶上的看葬者收起晴天伞保持安静。她当时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站在山坡上的人下来,但那几个人竟然丧心病狂地不听。我当时就想她为什么不发脾气。事后她说她曾经在天葬时发现有一具尸体,那个人和自己的模样极其相似,简直是同一个人,秃鹫认识她,所以那一次秃鹫们都没有上前吞食那具尸体。从那以后,她彻底理解了天葬,理解所有要去轮回往生的人的期望所在,理解那些热情高涨来送死者一程的看葬者的种种行为。她不再发脾气。

我还记得紫袍姐姐带着哭腔说的很多句话:

“求求你们保持安静不要吵架好不好(坐着的人对于站着的人挡住自己的视线颇有怨言),昨天送来天葬的人里面有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不到二十岁的生命就这样逝去了,而在场的各位已经达到二十岁的有多少呢?”

“把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过,你的日子就会变得很好。”

“今天送来天葬的人里面有一个婴儿,才两个月大,这是一个被爸爸妈妈抱在怀里的年纪啊!”

“今天秃鹫一直没有来,大家和我一起念祈祷词祈祷秃鹫过来,好不好?”

“谢谢大家。”

我当时很震撼,一个年轻的女孩内心的善与信仰竟然会强大到这种地步。我不知道她的姓名。没有人知道。她在所有看葬者眼中就是天葬台的代言人。我听见很多旁人的言语都是在赞叹她。她值得被如此对待。

(二)

再正面说说天葬。

我们今天其实没有看天葬的全过程,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送葬师傅唱的佛音,只是看见秃鹫漫天盘旋并静候在山坡上,只是看见死者家属把死者抬入天葬台,只是闻到阵阵尸臭味,只是看见某时某刻秃鹫们蜂拥而下、直冲死者所在的小屋子。有人看见秃鹫满嘴是血地走出那屋子。

在那一刻有一种巨大的悲恸不动声色地潜入我的脑海。那种悲恸是无法愈合的,是无论怎样的哲理,无论怎样的坚韧或柔情,无论怎样地和自己说话都解决不了问题的一种悲恸。我以为天葬那么神圣,现场是会乍迸金光的,是会祥云朵朵飘的,是会天地大哭的,是会无比神魔的。结果最终的天葬只是在平静的午后,在一间其貌不扬的小屋子里进行,没有什么冲天金光,没有什么天地异象,只是秃鹫最终总算是来了,乌鸦也过来叫了几声走了。一切的一切都只意味着一件事,有不知名的人已经死去,已经…已经死去。

我但愿他们的灵魂冲破九重云霄,去往他们想去的“西方极乐世界”。

保重,不知名的人们。你们今天的现身告诉了现场所有人,生不可喜死不可悲,在色达九彩的天空下,你们平添了第十种象征圆满但其实又并不圆满的色彩。我觉得那是一种无比动人的红色,代表着你们对生命与生活的热情,代表着你们毫无保留的真诚内心。再一次,保重了,不知名的人们。

《【行走日志】Day4 黄亦鸿:见色达意》上有1条评论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