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志】Day4曹明雅丽:见色达意

我记得《所有我们看不见的光》里描述盲女玛格丽特的梦境的一段话:

“在她的梦境里,每一样东西都是有颜色的。博物馆的建筑是淡棕色、栗色和黄褐色的,里面的科学家是淡紫色、柠檬黄和狐褐色的。警卫室小收音机里传出的婉转的钢琴曲在大厅和钥匙保管处投射出玄黑和迷幻的蓝色;教堂的钟声在窗边投下青铜色的弧光;蜜蜂是银色的,鸽子是姜黄色和红褐色的…”

多么光怪陆离的梦境,所有可视的不可视都被梦境编织成了奇异的色彩,往往与我们对某一个事物颜色的定义偏差很大。

其实城市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钢铁森林的冰冷让我主观上并不愿意相信眼前所见,很多时候我会很任性地在自己的字典里定义每一个事物的颜色:钴蓝色的雨,火红的银杏,紫罗兰色的香樟…我热爱悄悄地给我喜欢的事物加上独属于自己的定义,这样的单方面的自以为的占有,总带着隐秘的欢欣与甜蜜。

但在这里一切都不一样。甘孜州的色彩不需要自欺欺人的想象,它们是那样热烈,饱和度高到伤害人的眼睛。天空很蓝,让我想起那句:“这样的蓝,对眼睛和灵魂来说都是一种伤害折磨。因为美会让人受不了。美让人万念俱灰。因为我们是多想要让这种刹那的永恒一直持续下去。”

蓝!蓝!蓝!蓝到心坎里,蓝到骨髓里,天之高,云之韵,竟有些时候都让我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球。

 

甘孜州的花总是开得格外明媚。路边随随便便就是一片姹紫嫣红,黄的、紫的、粉的、红的、蓝的…那样一言不合就漫山遍野的架势,竟让人产生一种“这莫不是假的吧”的怀疑。

或许这种怀疑,正是证明了甘孜州的花那种绽放即成永恒的特殊性,似乎一年四季都充斥着精气神。

 

 

甘孜州的建筑也是那样兴高采烈的颜色。普通的民居群落,错落有致地分布在青翠的山间,因为甘孜州的色达是红教的聚集地,故而房子多用朱色,再装饰以藏蓝、纯白、金黄…小小的房子一幢幢散落在山野间,像是撒在绿垫上的碎宝石:青金石、猫眼石、红珊瑚、蓝宝石、珍珠、黄金…惹人想要伸出手把它们一个一个捏着放好。但转念一想,或许就是这样星罗棋布,才让美之间交相辉映,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而那些更为神圣的寺庙更是不用说。东嘎寺里尊尊佛像散发着低调的金色,照明用的灯像是水晶和黄金的混合体,檐角回廊壁上的彩绘美轮美奂,墙壁上绘制的唐卡精巧细腻,藏医学的药材色泽美丽,藏经阁的经书厚实简约…伴着寺内点燃的丝丝檀香味,所有走近寺院里的人都自觉地压低声音,肃穆的在佛像跟前祈祷。

我觉得这就是色彩的力量,他能激发人们不同的情绪与感受,甚至起到约束规劝的作用。

我总爱定义色彩,到头来发现真正的色彩不是人为地限定或强加的。红的贵气,紫的迷蒙,黄的温暖,蓝的纯净…我从城市里一身花花绿绿的来到这里,然后在这五彩斑斓的“池子”里洗成了透明。我是无神论者,但我信仰这种独特的纯粹。

 

《【行走日志】Day4曹明雅丽:见色达意》上有1条评论

  1. 思想天马行空的人,眼中的世界必定是五彩斑爛的。
    看得出你的每一照片的构图都有你自己的思考,更进一步的要慢慢学会掌握布光、曝光和对焦的问题。
    加油丫头!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