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澄池》黄婉林

“想是许久不见,自然生分了,也是有的。”
许久不提起笔来,面对一篇除了力求高分铺陈堆砌的考场作文以外的文字时,涌起的那种陌生感和心底小声说着的“好厉害啊”,当然也是有的。
没有和大家一起去文学之旅,我的名字在这里显然是陌生的。但是在这里的漫长夏季里,从一方小小的荧屏里传来的消息,已经让我在心里感到亲近。
每天从与你们相隔千里的习题集里抬起头来,再看到这些神采飞扬的故事,感触便密密麻麻排成了针脚,一扯有些紧而酸疼。“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曾以为自己是不会改变的,以为只有本就庸庸碌碌之人才会麻木,以为距离和生分杀不死那些蓬蓬勃勃的热爱。然而。然而。
忽漫相逢是别筵。
好在现在我在这里,尤其幸运的是和你们一起。
那么流离失所都可以再溯源而上,所有空隙里的风声都可以被云朵代替,那些云,又轻又软,像筛出的阳光。

(比心!)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