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 黄亦鸿:《活着》读书笔记

《活着》——丑感

《活着》是余华相当重要的一本书,我带着足够的认真读它,读它里面那个丑陋的世界。

丑啊,真的,一本书的空间里拥挤的是类型极其丰富的丑。读完书方知,人世里果真难寻一个尽善尽美的人。在书里凤霞算一个,有庆算一个,但都太可惜了,惨惨而草草的死了。春生本来可爱单纯,最终却还是成为了让我读着不舒服的那一类人。龙二的伪善,福贵的轻狂,国军小连长的阴险,王喜的两面,队长的怯懦,徐老爷的假正经,很多没有名字的人的荒唐,其实说到底,这些丑态都是那个时代的悲哀。

我终于知道,无论无可奈何也好,垂头丧气也罢,总归是要承认这世上丑要多于美的。想起今年7月份坐公交车的尴尬事,那天我无比失败的一分钱没带上了公交车,最后是求助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姐姐,她帮我刷了她的卡。那时我也说不上什么漂亮话了,口袋里几乎空空如也,手腕上倒是有一串佛珠,却又是去年外公生日那天一起吃斋饭的高僧所赠,不舍得给出去。我也不好显得太傻,便没一个劲地说谢谢,而是礼貌地说了两遍,坐到了座位上。那位姐姐固然是美的——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再遇见也一定是相见不相识——但是遇见她的美之前,我要遭受多少拒绝、多少冷漠的丑呢?无论无可奈何也好,垂头丧气也罢,难以快速改善的现状就是如此,世上总归是丑要多于美的。

我读到了余华在着手于丑。余华很高明,他的丑不是直直白白的丑,而是委曲复杂的丑,往往是生活里各种各样的无奈使一个人的灵魂长出了赘肉。像某一句俗语一样,可怜可恨,也许本来就是捆绑销售的吧。

福贵亦正亦邪,说白了就是时好时坏。福贵的儿子有庆被学校体育老师看中,准备训练其为专业跑步运动员,福贵却对自己的儿子说,鸡都会跑步,你还是读书吧。读到这里,我那个恨啊。年幼的福贵,是一个高高兴兴拿着《千字文》要花甲岁数的老师喊爹的不用功的富家少爷,他最终成功误导了自己儿子的一生。当然,福贵的全家人早就因为福贵赌博输掉了所有的家产而被其惨害一生了。

对于福贵的描写有一段是烙刻我脑海的,说福贵的脸皱纹纵横,里面满是泥巴,像布满田间的小道。这自然是罕见的美妙比喻,脸上的皱纹能与之相比的好像只有唐家三少笔下的某个人,他能用皱纹夹死空中的苍蝇,但记得那人是史莱克学院厉害的院长,而《活着》里的福贵只是一个命苦人穷的小老头,两者自然无法同年而语。《活着》里的人每一个人都给人满脸尘土的感觉,与现在上流社会的“藏青色苏格兰呢料西装,纽扣三个,肩部要浑然天成,腋下要不收紧的传统样式,穿戴好后走进一家酒吧,要双份苏格兰冰镇威士忌”的生活明显隔了好多年。但我觉得我们生活在现在,我们的生活也都还不算差、并且在越变越好的情况下,我们有必要去读这样的苦难故事,不求读完后无比珍惜眼前的生活,或者感恩万能的“主”,至少要做到对苦难人保持同情与理解,对人生保持希望与斗志,干劲十足地去追求自己正在追求的东西。

哪怕世界上真的有肮脏的河流明目张胆地存在,我们也要保持我们自己灵魂的干净。书里和故事中说得再丑再毒,那都是毫不相关的人的一生,我们只要记得曾经见识过:“原来还有这样的人生”,然后管好自己的心,不让自己的灵魂长出赘肉就可以了。不是不积极入世,只是要好好地保护自己。

《【读书周记】 黄亦鸿:《活着》读书笔记》上有2条评论

  1. 丑吗?我觉得还是“真”吧——假恶丑,真善美……可问题是真的未必美,正如假的未必丑……余华所写的是虚构的故事,这样的虚构却极具概括性——或许不是“我”,却是“我们”——这样的“真”不是全恶全善不是全丑全美……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