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晏佳昱:《第七天》读书笔记

游离在生与死的巨大裂痕间,一边是可笑的荒诞,一边是可悲的真实。

《第七天》却以朴素又绮丽的描写,荒诞了真实,真实了荒诞。

这是一个属于灵魂和白骨的乌托邦,伟大的母亲可以永远爱着她的孩子们;互相斗了一辈子的死仇家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单纯的女孩不会再受到社会的欺骗与伤害;儿子有过千山万水终于可以找到老父亲,并且不再分离。

从第一天到第七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腐烂,看着身上渐渐露出森森白骨,看起来是我的时间在流逝、在减少,但在这个永恒的世界里,又何尝不是在无限延长着,在遗忘时间,终于逃离了“时间”这只束缚了我们一辈子的巨手。

余华从前的书写着一个充满痛苦与矛盾的世界,而30年后,他终于给出了他想象中的美好世界。

一堆堆白骨,他们互相帮助,互相理解,互相关爱,他们是最真实、最淳朴的“无产阶级”。只有大家都抛去世俗的利益和执念,只剩下赤条条的一个纯粹的人,我们才能实现想象的乌托邦。

只是,这个乌托邦,未免还是虚无和缥缈了些。

《【读书周记】晏佳昱:《第七天》读书笔记》上有1条评论

  1. 真可谓是“简约不简单”啊? ——“可笑的荒诞”和“可悲的真实”——“只剩下赤条条一个纯粹的人,才能实现想像的乌托邦”——太精深了!让人欣慰又让人绝望……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