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新驾到]舒雅童:忆

        当无数回忆尘封在心底,那时站在百花间的少年,早已遍寻不见。
        午后,微风吹起老人院中池塘水面的丝丝涟漪,漾开圈圈波纹。暖阳透过斑驳的树影,洒下一地金光。又是隔壁幼稚园那群孩子们放学的时候了。

池塘旁一张青石桌上,随意地摆着些糖果零食,一位老人静静地坐在桌前,闲散地靠着椅背,看着从不远处跑来的孩子们,难得地弯了弯眉眼。

不一会儿,孩子们就围着他坐成了一圈,有几个还随手在桌上拿了些糖。然后,十几双眼睛亮闪闪地,就这样看着老人。孩子们都笑着问他:“乐乐爷爷,今天能不能再给我们讲个故事啊?”

老人直起了身子,稀松的头发已经灰白,年轻时习惯扎的一撮过肩的小辫子还留着,皮筋上的小花,是他最喜欢的粉红色。他看着身旁目光中满是期待的孩子们,扬了扬嘴角,缓缓开口道:“好啊。”

“那个时候啊,我还只有二十七岁,我们每支战队里面打荣耀打得最好的人,就被选出来到了国家的队伍里面,代表中国,也就是我们的国家,去参加全世界的比赛。我说的荣耀啊,就是几十年前风靡全球的那个网络游戏。上次,我记得还给你们讲过……”

“就是上次你说的那个很好很好玩的游戏吗?你玩的叫那个什么花什么……”

“我记得!叫百花缭乱!”

“哎,对了!小小年纪,记性不错嘛!我那时候玩的职业是弹药专家,名字叫做百花缭乱。那个时候,我可是整个职业联盟里面最厉害的弹药专家了。”

“哇!真的吗?那是不是全世界最厉害的?”

“那当然,我当年跟那帮人一起去参加了苏黎世的世界邀请赛,哦,就是世界上所有国家一起的打游戏比赛。我们中国队可是一直都走在最前面的,还没有人能破得了我和大孙自创的百花式打法咧!”老人目光中隐隐有着骄傲,但更多的,是怀念。

“你自己想出来办法去打败别的国家的人吗?”

“嗯。原来在国家里面就打别人嘛,后来到了世界比赛就打别的国家。”周围的孩子们听得有些懵懵懂懂,可游戏毕竟是孩子们天生就感兴趣的话题,所以虽然听得不是很明白,但只要觉得很厉害很好玩,就很开心。“我们当时到了比赛的那个地方,白天的时候就在训练,只要第二天没有比赛,晚上就一起玩讲鬼故事。一到晚上,大家就一起跑到一间房子里,每个人手里拿个手电筒,把灯关上讲故事。哦,我都忘了,不是所有人。有一个叫张新杰的人,是我原来的副队长。他有强迫症,每天必须要十一点睡觉,早上六点起床。就好像你们的爸爸妈妈每天都要按时哄着你们去睡觉,按时喊着你起床一样。而剩下那一帮子人啊,没几个靠谱的,尤其是那几个心脏……心脏大概就是,几个打游戏的时候很会想办法打败别人的人。他们几个人每一次讲出来的故事,都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后来啊,被吓得实在是不敢再去听了。”

“爷爷你下次也给我讲个鬼故事吧!”

“可是,真的有这么吓人吗?”

……

“当然是真的!你们这么小,还是少知道点,小心晚上做梦梦见鬼来找你们哪!”老人笑嘻嘻地看了一圈周围的孩子们,带着戏谑的眼光继续说道,“后来啊,我们十四个人,还有一个带队的,就差不多是你们平时的小组长一样,就在那边开始打比赛,为国争光了。其他国家的选手荣耀确实也都打得不错,但毕竟比起像我们这样大神级别的人物来说,还是要差远了。那个时候只要百花一开,别人看都看不清楚,就被我们给打败啦!”

“你真的好厉害啊乐乐爷爷!你肯定拿过好多好多冠军吧?”

老人一愣,嘴角微微抽了抽。这群孩子,真是……联盟里谁不知道曾经的张佳乐前辈在国内比赛里以四亚被叶修大神他们一帮人嘲笑。后来中国队拿到冠军那天,他一个人破天荒地穿着百花战队那粉色的队服,披着鲜红的国旗站在领奖台旁,大声喊着“我们,是冠军!”时,多少曾经骂过他的百花战队粉丝们热泪盈眶。

老人晃了晃神,长叹了口气,但随即又笑道:“我就拿过一个,就是那年,第一届世界邀请赛上面。其他的,毕竟,人要学会谦虚嘛,懂得知足,机会也要留给那些还没有拿过冠军的人啊!”老人从青石桌上随手端起一杯茶,不紧不慢地喝了个干净。抬头继续说道:“我还记得我们打到了最后一场,就是冠军和亚军之争。在团队赛,每一队有五个人参加的比赛的时候,我们就剩下我的百花缭乱和周泽楷的一枪穿云了,他也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曾经拿过三个冠军啊!而我们的对手,还有三个人。”

“那你们比别人少了一个人,不就输了么?”

“不,我们比的,是谁能够最后站在赛场上,不是用人多人少来比的。”老人看着那个提出问题的女孩子,笑着挑了挑眉。“最后,我用自己创的那个百花式打法掩护了周泽楷,对手都看不清楚我们在哪里。所以我们两个人一起,反败为胜了!终于为中国队拿下了——

冠军!”老人极重地说出了“冠军”这两个字,眼中浮现除了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泪光。那群孩子们还小,并不知道,“冠军”这个词,对于他来说,意味着太多东西。这是他曾经不顾一切追求的东西,等到终于拿到以后,有的竟然不是喜悦,而是一种解脱。自己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遗憾,愧疚,努力,坚持……终得圆满。

孩子们听得冠军,羡慕得很,纷纷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呼啦啦地鼓起掌来。

“好啦,今天就讲到这里啦,早点回家吧。要是还想听,明天我再给你们讲好不好啊?”

“好!”老人起身,带着意犹未尽的孩子们走向了老人院的的大门。

夕阳下,孩子们渐行渐远,老人站在门前,耳畔依稀能听见前方嬉笑的声音:

“我长大了以后,也要玩荣耀!去拿冠军!”

“我也要,不过你以后肯定打不过我!”

“哼,你放心,我会像乐乐爷爷一样厉害的!”

……

他看着孩子们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当年,他们也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带着荣耀,在赛场上不顾一切,拼搏,奋斗,实现梦想,最后完美谢幕。

他记得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天,那个在赛场上拼搏了十年的前辈,在缓缓上升的中国国旗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乐乐啊,在哥的带领下,你终于不是亚军了。”

那是张佳乐第一次看到这位有荣耀教科书称号的大神认真地说着:

他说,要记得,心怀荣耀,即战无不胜。

张佳乐的眼睛忽然就湿了。

眼前浮现的,是年少比赛时的场景。

那年,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不觉间,竟都是早已过去的事了。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