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新驾到】谭思齐 岁月让梦想褪色

为了寻找诗,我带着梦想来到远方,
却只发现了无数真实而残忍的苟且。
——题记
我收到了一封信。
信是用很普通的牛皮纸信封装着的,信封上端端正正写着我的名字。放在十年前,也许我会认为这是一封再普通不过的信了。
但这是十年后。在这个电子科技极其发达的时代,谁还会用这种笨拙的方式与人交流?我不禁起了好奇心。正想拆开信封,AI却提醒我该去上班了。我撇了撇嘴,只好先放下信去公司。
一整天工作的时候我都在想那封信。究竟是谁寄来的?里面又写了些什么?一边想着,我一边心不在焉地敲着键盘,连报告里出现的错字都没有在意。反正提交后智能AI自会处理好这一切,我需要做的只是带着电脑来办公室坐上一整天,然后拿国企的固定工资过活。曾经刚入社会的我对这种现象无所适从而又愤怒,被前辈开导后也想通了,反正有工资拿还不用做事,何乐而不为?
我翻找记忆时,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十年前我刚入高中时,学校曾组织过一个名为“写给未来的自己”的活动。是不是那时写的信,现在寄来了?我忍着心底忽然翻涌起来的激动,将记忆翻到15岁那年,发现真的如我所想。只是内容竟因残损加载不出了。我一下子兴奋起来,想了想,又开始翻那时的记忆。翻着翻着,一种复杂而久违的情绪爬上了我的心头。
那时的我尚是意气风发的年纪,一腔热血,懵懂但又有着坚定的美好,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地前行。那时,未来对我来说,尚且有无数可能。曾想做文学家,吟诗赏景,挥笔间写下满负赞誉的篇章;又想进入金融行业,笑对商海起起落落而从容不迫;或是投身科研,为国家为人民带来新的技术进展;甚至是做个歌手,在舞台上发光发热,成为目光聚集的焦点。所有的一切,都让那时的我,对生活与未来充满了憧憬。
但现实呢?现在的我,整天无所事事不思进取,坐在办公室里只想等待下班……但,我也才25岁啊,正是应该努力拼搏的年纪。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下班后我匆忙赶回家,颤抖着手拿起那封信。信封因时间的流逝已经褪色,但我知道,这封信一定会成为唤醒我心中某种东西的钥匙。平复了一下呼吸,我小心翼翼地拆开了信封,抽出信纸小心展开——
纸上,空无一物。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