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新驾到】夏睿敏:初遇郡园

拎着厚重的行李和梦想,奋力踏上长郡的土地,"啊!这就是郡园"我贪婪地呼吸这绿波中的新鲜空气,连树叶也沙沙而动,心绪随树林的起伏也荡漾起来……

初一初二的时候,在厚厚一垛书里拓出一片想象的净土,在老师碎碎的言语中支起一个郡园的支架。基石、澄池…….只是一个胚胎,没有过多的特征,却涂抹着我自己想象中的色彩。

我以为与郡园的初遇,只是想象的萤光。

中考只剩几个月了,乘车独自来到这里,迂回的车程搅着我纠结的丝绪。我感到难以克服备考时的苦闷枯燥,某种东西不断拉紧,在脑子里绷成了一条随时会断的线。然而,远远的,我就看到了长郡的大门。耳旁的聒噪已不能听见,没有人们谈笑风声,没有小摊上炸得嗞嗞响的食物,没有汽车的笛响……我感到这是一位老人,他不是沧凉寂寞的,也并非和蔼可亲,那是庄重和古老,欲开囗对我说他的故事!我转头离开,决定不再浪费时间这,转身离开。这是身影的离开,却是心的靠近。便暗下决心"下一次,我要背着书包来!"

我以为与郡园的初遇,是擦出了梦想的火花。

后来呀,开学时奋力一踏,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成为了郡园的一员。徜徉在书香味的校园里,我感到自己在一个优雅的女人身旁,清晨,她拭去昨天的泪似的露,挽起朝阳的长发,新的一天开始了。

我又认为,与郡园的初遇,是求知的火焰。

澄池的小桥上,她化为羞涩而清澈的少女与我初遇;池边的眺望台上,他化作诗人,轻吟着学长们在墙上留下的诗句,偶然抬头;甚至早晨,学生们着深蓝或白色的校服赶往学校,是小巷小街中一支支细流匆匆汇集,又汇成一支大江,涌入学校,或许那也是初遇?

每天,我都在不断遇见新的郡园,如初见那般偶然而惊喜。有时,我也真想--如初见般--在郡园遇见新的我自己。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