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新驾到】刘厚成:自白–诗五首

(偶遇)
一只麻雀翩然而下
粗鲁地挡住我投向远方的视线
和飘去的思绪
我如何盼她离去
却好奇于她曼妙的身姿,小巧的倩影
舍不得她脚下的树木

她一动不动
却在眼波流转中左顾右盼,神采灿然
那是自然的风景
为什么以此种方式收买我世俗的心
我再移不开羡慕的目光

她却在我失神的瞬间展翼
只留下她脚下的树木
远方不会再飞来一只我所钟爱的麻雀
来招惹我年轻的憧憬
天空上一个黑点频频回首

一群麻雀隔着窗户,嚷嚷着
落在最高的那株林木上嬉戏地看着我
我讶异于此刻
我竟没有一丝感激和欣喜

(彩色桥牌)
王躲进了那张桥牌
以逃开众神的通缉
只留下我和权杖
我戴上了高贵的王冠

墨客撕去我的影子
我筑起祭神的高台
神住进了我的宫殿
白色和黑色的众神

灰色的士卒忘记
赤红的泪滴
一张纸决不足以
不足以划过一条界限

来逼迫蓝脸的我
躲进了那张桥牌

(王的桃源)
秋和冬争夺这场雨的归属
以企盼凝望的众神欢喜
趁这时哲人沽名而死
来在夜深前火化登基

向北去是高台楼阁
向南去是青山翠岭
如此以迷惑我的方向
留在这平凡的此地

静——是此地,
此地便是王的墓地

(神的诗人)                     ( 一个人)
饮尽这杯魔鬼的酒浆           怒气在崖边摔得粉身碎骨
从众神的峭壁上俯仰           嫉妒在海岸冲得无影无踪
以传教士的忠诚                  仇恨在忘川吞得一干二净
讴歌眼下滔天的海浪          恐惧在云上走得无迹可循

把提坦的恼怒和狂妄          可多少观察的谎言
在暮色四合中轻放              在狂风卷起的巨浪上漂流
美德正如这样                     我早丧失了感情的能力
烈火愈炼便愈芬芳              却在扁舟中无助的躲避

上帝以约旦的身份歌唱       我逃去尼俄柏的家乡
来赞扬作为约旦的上帝        来丢弃诗人全泪的钢笔
普路同是我失意的伪装        但纸稿却烧毁不尽
以遮掩昨日的信仰             但眼眸却无法视而不见

并撒去《圣经》的一页        一口咬下魔鬼的金苹果
来把我的存在遗忘               来激发战胜巨龙的勇气
我的权杖仍掌控星光           我不去忘记黑色的匕首
星光于我却不复光亮         刀刃上是我紫红的血迹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