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新驾到】王艺璇:彩虹

彩虹

“那个…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季安。”
“啊,是个好名字,四季平安的意思呢。”
“……”
“嗯……你怎么不和其他小朋友去一起玩?”他指了指一道而来的幼儿园的一群小朋友们。
“我的眼睛看不见,没人愿意和我玩。”

老人一愣,这才注意到丢落在小女孩身侧一支残损的很严重的拐杖。老人的眼神已经不太好了,他还是尽力的去看那小女孩的眼睛——乍一看和其他孩子没什么不同,但眸子里像遮了一网纱,不会散发出光,只有灰蒙蒙的无神的一片。
半晌的沉默后,老人开口道:“我年轻的时候…其实也有眼疾。虽然那玩意没让我成为个盲人,但还是偶尔会看不见。叫什么来着… 孔什么性视网膜脱离…?我知道看不见的感觉,那确实很痛苦…”“孩子,你还年轻,现在医疗技术也很发达,不是还可以视网膜移植吗?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啦。”“看到什么?”小女孩侧过脸,问。“有很多啊,红的黄的花,绿草蓝天,还有白云…要是看到彩虹就最好了!什么颜色都有!”“那爷爷,我的拐杖是什么颜色?”“嗯,蓝色。”“蓝色…天空…蓝色…”女孩若有所思的衬着下巴,小声呢喃。老人心攸的疼了一下。她没见过所谓天空,也不知道外人所说的红橙黄绿青蓝紫,在她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黑色的。

“爷爷,你也见过彩虹吗?”她抬起头,语气中有淡淡的期待。
“嗯,年轻的时候见过,但运气不好,只看到过一次。”
“真的很漂亮吗?”
“是啊,当时觉得,哇,真是太美了,世界上不会再有比这更美的东西了。”
“那,你在哪里找到它的?”
“不是我去找的,是一个人带我去的。”老人微微笑着垂下了头。

“是不是奶奶?”女孩笑嘻嘻的将头转向老人一边,语气也活泼了些许。
“哈,可不就是她?老太婆这辈子最爱看彩虹,前几年有天晚上跟我说要去找彩虹,我不同意,她偏不听,还非得一个人去,你说这像什么话?害的我那叫一个担心哪…哎,我说了,固执的人可没什么好果子吃,这不,几年了还没回来呢,不晓得找着了没。”老人盯着着地面,一边晃着脚。
“那爷爷你为什么不去找她?”
“你以为我不想去哪,我想去得很!我跟我儿子说了,他还说我老糊涂,我跟我儿媳妇说要去找她,儿媳妇压根儿不信,还说我永远也找不到什么的…我说过好多次,最后他们觉得我疯了,还要送我去精神病院…”
“为什么不相信你呢…”女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落。
“我也不知道。唉,我在家也挺添麻烦的。他们大概是也觉得烦了吧。”

女孩听到从老人的鼻息里轻轻叹出一口气来。她的手在地上杂乱的摸索,最后拾起了那根天蓝色的拐杖,拄着它走了几步,问:“请问,爷爷…这里有花丛吗?”
老人仿佛突然从回忆中被拉回了现实,猛地抬头:“啊,就在,就在你右手边,走十步就有了。”然后,他就看着小女孩慢慢的,慢慢的挪着步子,“一、二、三、四…”走到一个小花坛中间,俯身闻了好一阵子,摘下一朵红色小花,又慢慢的走回来。
“喏,爷爷,给你。可以用它来换一个故事吗?”女孩问。
“原来是这样啊,哈哈。”老人笑起来。“可以可以,你想听什么故事?”
“我想…我想听和彩虹有关的故事!”
“好。”

“你奶奶是个特别爱游山玩水的人,有天在电视上看到彩虹的图片,就吵着要看彩虹。我记得,每次出去玩都要找彩虹,去了很多地方,最后好像是到贵州…对!贵州有个大瀑布,那里很美。我们就是在哪里看到彩虹的。我现在还记得,你奶奶啊当时的神情。我从未见他那样痴迷和专注…她站在那里,离瀑布很近的地方,伸手想去触到那道彩虹似的…已经靠得很近了…然后…等一下,我怎么忘了…”老人撑住头,表情忽然变得有些痛苦。

之后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季安每次跟着幼儿园到敬老院去,都会去找那个老人,但老人每次讲到同一个地方,就再也记不得后来的事。而季安,每次都不厌其烦的听着同一段故事。

“孩子们!!集合啦!!要走了哦!!”扩音器的声音从敬老院的门口传来,女孩还没有听够这个故事,只得依依不舍的离开。她双手撑着地,慢慢起身,说了声再见,然后拄着拐杖走开去了。走远,却突然回过头来,大声说:“爷爷!彩虹会一直在那里吗?”老人本来想说,不会了,它没有固定的时间地点,现在也很少有了;话到嘴边却突然改口,用嘶哑的声音大声喊回去:“会的!它就在那里!你会找到它的!”
女孩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风轻轻吹起她的发,她的眼里闪烁着看不见的光芒。

“我会再回来听你把这个故事讲完的!”最后一次,女孩说。

可是再后来。女孩却没机会,再听到这个故事了。女孩一周后再回来,已找不到老人。她问老师,老师说,那个老人,几天前去世了。她的同伴跑过来,说:“季安,上次跟你聊天的那个老人,我听说,他有精神病诶…还有,我还听说,他老伴儿,几年前就死了,在他们出去旅游的时候…”季安呆呆的站在那里,已经听不见耳边的声音。那天,她坐在曾经听老人滔滔不绝的讲着他的故事的地方,坐了整整一个下午。

不久后,季安的视网膜手术的事情,突然有了消息。说是有人指名说要把自己的视网膜捐给季安,医生检查过了,视网膜虽已有些老化,还带有一种疾病,但并无大碍,做手术就能治好的。还算是能用来移植的视网膜。有至少比没有好,季安的父母这么想着,全家筹钱给季安完成了手术。

她看见了——看见了曾经想都不敢想的红的黄的花,绿草蓝天,还有白云……她小心翼翼却又像个新生的婴儿般打量着这个新鲜的世界,心脏怦咚怦咚的直跳。她看见了她的父母,和她想象的一样,帅气,美丽。然后,她看见了床头一张薄薄的,皱皱的字条。父母说,是一个人托敬老院的院长给她的。她拿起来,眼泪一下子迸涌而出。

“请替我去看见那道彩虹。
祝四季平安。”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