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新驾到】刘炫:匠心

浮生若梦,漂萍无根,与其漂泊在物质的大海上,不如寻一处辟境,觅一物欢喜,一生择一事,足矣。

《我在故宫修文物》中介绍了采漆人,他们一晚上忙碌总共采漆八两,正如俗语所说“百里千刀一斤漆”,每一刀都要切得很小心,共砍四刀,再补刀的话,漆就流不出来了,日日夜夜地细致工作,只重复着一件事,但是,就这一件事,组成漆农们的一生。
用一生去做好一件事,听起来是多么庞大,无聊。但是就是这往往复复地劳动,熟而生巧,每次漆农采出的漆总是特别好的。一位古琴家一生也就只做了弹琴一事,看似无聊,但是他说“成为能拨动人心弦的一根弦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之起,一往深,而至挚。匠人就是这样。

在今天 ,我们现代化速度非常快,所以很多人讲究做什么事都要快,但有的时候,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家族,特别需要一种钝感力。不需要太敏锐,就看谁能撑得久,谁能把一件事做长久。我们不必急着要时间给出答案,也不必急着让生命刮起风浪,时间从不回答,生命从不喧哗。一事精致,便能动人。

著名的主持人汪涵先生在书《有味》里说的“手工的东西吸引我的是它身上的时间。真正的奢侈在于等待,一把椅子,一个木桶,需要你慢慢地把精神注入其中,背后则是你对这个行业几十年的爱。”生命最有意义的,不过是赢过了时间。匠人匠心,就是打造这一份专注,心灵在时光里开出花儿来,时光被赋予了生命,所以有味。味道,不在每天都要去尝试与众不同的新鲜,而是品味那很微小的坚持与专注里投入的情感。

工于木,可成櫈,成盆;工于墨,可成画,成文;那么工于心呢?

在世上奔走,很多人急于争权夺利,做事却没有入心。

记得《有味》中介绍做秤的手艺:“杆秤不好做,是个真正的细活,我学了好多次,现在都没有学会。它的繁琐程度只有少数几个人可以打接受。但这还在其次,很多时候,做秤不是手艺的事,是心的事,心里想着的东西尤为重要,虽然做出来的是一个工具,但它从此就是一个标准。你控制了它,它再去控制一个无边的世界。手上会犯错误,但心可以去纠正它”称杆一头挑起人间生计,一头挑起天地良心。由此可见,匠物也是匠心。
我们常要去做一件物,其实做一件物最先要端正好心态。心是怎样的,物就是怎样。匠心,不只是匠人的心,也是打造自已的心。

很多人刻的佛像,有的奸笑,有的淫笑,要怎样才能刻出那种隐约的纯净的笑。这就与个人的心性有关了,就像古人说玉有六德,玉怎么会有德性?但在中国人眼里,它就代表着品德。因为人们把心融入其中,所以一个个物都有了生命。就像前一头所提的采漆,采来的漆成稀成浓,成赤成黑都由人决定,由心决定。

“以我观物,物皆着我之色彩”也是此理。心是怎样的,世界就是怎样的。匠心,既要拥有一颗“匠心”又要学会去“匠心”。

纵然岁月更替,时代迅速发展,匠心却从未改变。每个人都可以做一个匠人,拥有一颗匠心,并时刻匠好自己的心。

工于心,则成就时光,成就美好。

《【萌新驾到】刘炫:匠心》上有1条评论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