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新驾到】廖宸皓:父亲

中云国际医院,重症房内,凝重死寂的氛围充斥着整个周围的环境。医生护士们来来往往,匆忙却不失安静。强忍着刺鼻的消毒水味,叶青急急跑到重症病房区。
仍记得三小时前,好哥们李云的一个电话打破了他繁忙的工作。
叶青母亲早逝,只有父亲一个亲人,他为了让父亲过上好一些的生活,努力工作。当然也没辜负父亲的期望,一年前便升为公司的高级客户总监。可正因为工作比较繁忙,没什么时间陪伴父亲,所以李云作为他的好兄弟总会时不时去看望父亲,陪老人聊聊天。
就在今天,李云像往常一样,提了点水果,去看望老人,但就在闲聊中,老人突然说肝区疼痛,李云一问才知道,老人出现这样的情况已经几天了.
听到这,李云不由得担忧,赶紧带老人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查出来是肝癌晚期。
医生说,可能是老人原来得乙肝,没太注意,结果渐渐恶化。而且肝癌不易被发现,人体只需要百分之三十的肝脏能工作,身体就能正常运转,不会有太多明显症状,而当开始有了痛感,这时发现差不多都是到了中晚期了。老人最多只能活三个月了。
叶青最近在谈一笔大业务,出差在外地,一直没空关心父亲,老人也不想让孩子担心,身体不舒服也没说,只是自己随便开了点药吃。
李云先是打电话告诉叶青老人不舒服。叶青有些担心,说谈好这一笔业务后立刻回来,但紧接着几小时后又接到电话,李云说查出来老人肝癌晚期,时日不多了。叶青听到了后第一反应便是这不可能。但听到李云再一次重复,他意识到他的至交好友不会跟他开玩笑。当时感觉整个人都懵了,头倏地感到些眩晕,眼前仿佛出现一道晴天霹雳。他立马跟客户说明情况,表达了自己的歉意,马不停蹄地赶回中云市。
一路上,叶青不停地看着手上的表,心情起伏久久不能平静,他不断想,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只剩父亲一个亲人了,他还想赚钱让父亲享受更好的生活呢。就是因为他自己平时忙于工作,没时间去关心一下父亲的身体,才会以这样。要是他能抽出一点时间,哪怕是一点时间带父亲去做一个检查,事情也不会到这步田地。无尽懊悔涌上叶青心头。
刺鼻的消毒水味将叶青的思绪拉回到现在,他手紧紧握着手机,看着最新发的那一条短信,“病房号:149”,走到房门前,看着149三个数字,叶青感觉仿佛有千斤巨石压在心头,努力平复了一下呼吸和脸上的表情,叶青缓缓推开房门。
病房里的灯光很柔和,叶青却觉得眼睛被刺的酸痛,进门的第一眼便看见躺在床上的父亲。这还是往常那个高大、爽朗,满脸红光的父亲吗?宽大的病号服下,整个人苍白干瘦,闭着眼,无力的躺在床上。叶青顿时眼眶一红,不争气的留下了眼泪。
这时在与医生交涉情况的李云回来了,见到眼眶红润的叶青,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拍拍他的肩,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你知道的,肝癌晚期,已经没什么希望了……医生说可能是原来得了乙肝,没注意,后来恶化了。”
李云的话又仿佛是一道惊雷一般在叶青脑中炸响,他似乎想起原来有一次父亲说有些厌食恶心等,但当时只是吃了点药,没多关注,后来也没在意了。想来那时得了乙肝吧。原来一切东西早在自己不关心父亲时开始注定,一切恶果都将承担。
叶青没敢跟父亲说,只告诉父亲是小病,只不过要住院几月,父亲也没多问,每天看见儿子陪在身边便很开心。叶青会时常推着父亲出去走走,也会陪父亲聊起小时候的事,一件又一件,仿佛回忆整个人生。小时候总是父亲时刻挡在叶青身前,现在叶青想挡在父亲身前,却没了机会。
随着父亲的情况一天天变差,叶青也知道时日不多了,告诉了父亲实情。父亲早有预料,哈哈一笑,孩子这一个月有你一直陪着,我已经很开心了,你不用太难过,更不要太自责。生死这种东西,我也差不多看透了。来到这个人世间时,不带来任何东西,死的时候,也不带走任何东西,来的时候开开心心的来,死的时候开开心心的走,老头子就很满足了,毕竟死神在你生命开始的那一刻便等着你了,他们就仿佛钓鱼者,在你耗尽体力后,收割掉你的生命。哈哈,唯一遗憾的是不能再陪着你了,我还没抱孙子呢。
“爸……”虽然父亲笑得很开怀,但叶青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怎么能不难过,能不自责呢。
父亲最后走的时候很安详,脸上带着恬静的笑意。父亲去世的时候叶青就坐在身边陪,那天叶青没哭,因为他知道父亲不希望他哭。
但是每当夜深人静时,一个人呆在满是父亲气息的房间里,叶青仿佛又听到父亲爽朗的大嗓门:“青,来吃早餐了! 青,和老爸来看看电视,工作做不完的,钱也是赚不完的! 青,来来,和老爸坐坐!”那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爸,来不及了,我去外面吃早餐,不陪你了!”“爸,您自己看吧,这个报告明天要交!”“爸,我现在没空!”父亲听了之后总是极力安慰自己,没事没事,你忙你忙!那时自己行色匆匆,却从未去留意下父亲那顿时黯然的眼光。现在,他想停下来和父亲坐坐,闹闹磕,可是却已经人去楼空了。
李云一直帮着好朋友处理着后事,看着好朋友日益消瘦的脸,每次拍着好朋友的肩膀,安慰的话却不知怎么出口!听着好朋友絮絮叨叨回忆母亲去世后,父亲又作爹又作妈的辛苦把自己拉扯大。欣慰的看着自己长大成才,却又失落着孩子长大后却越来越没有时间陪伴在身边。“我只想多赚点钱让他老人家可以以后多享点福,我觉得以后抽出更多时间陪他的,可是……”每到这时,叶青就抑制不住大哭起来。看着三尺大男儿此时却像个孩子似的捧着脸大哭,李云却连半句安慰的话却说不出来。走出叶青家,李云不由自主拿起来电话,“爸,我是云子,恩,最近都好,是的,恩, 我妈怎么样?恩,我明天回来,是的,准备长呆,不走了,就呆在你们身边!”挂断电话,李云想着父亲那强装平静,但是话语间那藏不住的高兴,心理突然觉得一阵轻松。他又打了个电话给叶青,青哥,我明天回老家了!
听着电话里叶青重复着说,“回老家好!回老家好!”
李云微笑着挂断了电话!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