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陈姝琳 读《人类群星闪耀时》

在人类发展的漫漫长河中,我只觉得自己是一颗尘埃,畏首畏尾,忸怩不前。低头是土地贫瘠,仰头是群星闪耀。
那是巴尔博亚,贫穷潦落的逃亡者,野心勃勃的篡位者,英明神勇的统治者,坚毅沉稳的垦荒者,忠心耿耿的奉献者,激昂半生,却做了行刑台上的断魂者。他还没来得及用更多的财富向西班牙朝廷赎罪,夜空流星却已陨落。人妒英才,天妒英才。刀光一闪,人头落地。他第一个看见了广袤无垠的太平洋,却与印加人的战胜者、秘鲁的征服者失之交臂。他心狠手辣暴虐骇人听闻,却待恩人许配的伴侣温柔到老。他有豪情,却不乏柔情;他有残暴,也不乏人道。纵使血渍点点晦暗,不掩原始森林中穿梭开拓的熠熠生辉。
那是祖特尔。带着一腔希冀与慧眼独具开垦属于他的圣弗朗西斯科。靠着惊人的勤劳与智,在那片荒凉的土地上施展他的法术。圣弗兰西斯科,由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村庄,变成了商贸来往船只络绎的富饶乐土。他原本该与妻儿享尽天伦一世无忧,可木匠不经意发现的金粒却掀起了全球淘金的热浪。疯狂的淘金者纷至沓来,无视他的边防,糟蹋他的麦田,挖掘他的工厂,毁坏他辛苦创造的一切——在那个财富大过法制、贪婪压倒正义的年代,没有人去理会他那张薄薄的土地所有凭证,再没有人在他的土地上任他支配,再也没有人提及“圣弗朗西斯科”而是“旧金山”。只有黄金!只有黄金!他斥资无数打赢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官司,却揣着那张足以让他成为首富的裁决书流落街头,妻离子散,神智错乱。“这片土地上的一切,属于它的主人,神圣不可侵犯。”只是,当那双眼永远闭上时,枕着老人毕生心血享尽荣华富贵酣然入睡的人哪,有谁,会为他唱响赞歌。
群星闪耀终已陨落。开垦!开垦!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欧洲人带着文明人的武器横扫全球,也用文明人的法制毁灭功臣。我只是哀伤——也有庆幸。鲜有人再去褒扬他们的功勋,表彰他们的成就。狂流早已褪去,我只是在我的世界里,仰慕着先人的光辉,安然于行。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