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夏睿敏:读《人类群星闪耀时》

这本书被轻轻搁在桌,“人类群星闪耀时?”我轻轻念出,“为什么是人类群星?群星是指的重要人物,抑或是什么历史事件?‘闪耀时’又发生了什么?,这不是句没有说完的话么?”想着,以一种急切的好奇心翻开。
 
深蓝的封面展开,似打开一盏宝盒,指尖划动,书页作响。我以为那是巴尔博亚为了到达大西许披荆斩棘的声音,是拜占庭人民祈求平安的祈祷声,是一夜天才按下内心欣喜用羽毛笔沙沙创作,《马塞曲》的声音,是冰天雪地的南极无言的靴子们的挣扎声,是……我想,我已坠入人类的星河之中,看那些星星们,闪耀是黑夜中突然爆发,直击眼眶,直达内心;熄去则是长久寂寞,杳天音信。许久,你才领悟到,他们的确已经退下舞台。
 
闪耀是一亮一暗的,这尤其体现在人物的身上。巴尔博亚这个输家,叛乱者和之命之徒!却在长途跋涉,历经毒藤环绕的山谷,穿越光脊山丘,登越那小山,看到大西洋之后,忽然——茨威格笔调都慢了——毕躬毕敬地在象征占领的十字架上刻了西班牙国王——这个会杀了他的人的名字。既使他贪婪,他抗旨,他逃令,他杀死土著人,他需要用发现新大洋,发现黄金来换自己的生命。他却在那洋中高呼“君主万岁”,用手指沾海水将唇润湿,敬畏君主与自然。“忠于君主”是他心中的一种信念啊!读到这,我感到纵使他有千万种恶行,可以如粪土般完全把他在历史中封存,仅凭这一种忠心,与发现大西洋的一点点功绩,足以又使他这焰火重新划过天际。还有是一个是马霍梅特,暴君啊暴君!无情夺位,炮轰拜占庭。在安拉神神祗的面前却恭顺谦卑,想必这也一种信念。倒不是说残暴与功绩是暗与亮,只觉得他伟大的人后面有平凡多样的性格,与坚定的信念,可恨又可爱。
 
闪耀是一明一灭的,具体表现在人物创作作品上。《马塞曲》和《弥塞亚》都是无比激情的,这时作者思想的泉却又退了回去。闪耀是一去永不返的,死去的巴尔博亚,没落的拜占廷,作曲者的已逝灵感,拿破仑的滑铁卢,掩埋风雪中的斯科特。历史如织的布,拉动着,纵横交错,滑动便是没有了的,仅仅把一根线移动一寸,改变!历史都会改变!

同样如星星闪耀的是茨威格的文字,与行文结构,这不得不说一说。以“拜占庭的陷落”为例,作为一篇报告文字,应当是中立,客观的却在几行叙述文字中不加注解的呼喊,仿佛他就是拜占庭中绝望的公民,妇女,甚至孩子!“是时候了,欧洲.基督教该记起它的承诺了”,晃若我与他一同乘彼垝垣,以望"求援"。“援救者来了也没用,没用!”“救救我们吧,欧洲!”呼喊着,纠心与绝望,“完了,完了,完了!”另一面,我却是野心家规划攻城、占地,望着属于自己的领土。每一句都让人身临其境,每一方都有情有理,我交纵着不同的情感,得以从不同的角度看历史事件。也许下次写作的我便可以尝试代入角色,不再用乏味的“谁想谁说”。
 
写《马塞曲》与《弥塞亚》的创作过程时,虚实交融,句句词与时时景相联合,一切天造地设。与次威格一只手紧握一支笔,另一支手抵住太阳穴,“鼓起勇气!”一句下笔,对!从歌词述起,想象着亨德尔看到这句时的动作,转动着笔间记录下来,一会儿又起身,证明句子的流畅如观影一样,
 
我喜爱且享受蓄势迸发的光,即使他是一明一灭的闪耀。却更符合自然的多面性,不是吗?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