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陈姝琳:读《追风筝的人》

我追。
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但我不在乎。
我追。
风拂过我的脸庞,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我追。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风筝,无论它意味着什么,让我们勇敢地追。”
读罢,我仿佛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早已坠落的那只风筝,又奇迹般地冉冉腾空。“为你,千千万万遍。”为了那遥遥相望的梦想,为了那陪我看天荒地老的人。面对一切难以启齿的过往,拥抱所有昂首向将来。
一度厌恶那个胆小懦弱的富家公子阿米尔。逃避,推卸,背叛。将一切定格在等级的囚笼之下。更为隐忍驯顺的哈桑愤懑不平,凭什么,凭什么他命中注定是服从,凭什么,凭什么他遍体鳞伤仍袒护,凭什么他蒙冤受辱却不语,凭什么他要为那个背叛、愚弄他的人千千万万遍,从来不为自己争取固有的权利。只会付出,只会服从,一次次保护,一次次服从,黯然离开。
可阿米尔,那时他也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孩子啊!他忏悔,却消极,选择以最极端的方式逼走哈桑,试图忘记一切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他逃离,在美国开始了新的生活。直到站在拉辛汗的病榻前,潸然泪下时才踏上了那条让自己“变回好人”的旅程。他接受了令人窒息的事实,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救赎——拯救他家仆人的儿子——也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的儿子,他的侄子。他与“不锈钢拳套”阿塞尔决斗,险些命丧黄泉。他追,他勇敢忏悔,他追,他勇敢赎罪。
一幅幅惨绝人寰的场景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动荡的政局,无情的烽火。总有人为权倾天下而炮火明明,为富可敌国而烧杀抢掠。仰头,我仿佛看到了千千万个暴毙的哈桑,千千万个孤苦无依的、飘荡的亡灵。
我伤,亦悲。我想要拉起长长的风筝线,去追美好与自由幸福,去追和平与平等博爱,哪怕被割破的双手鲜血淋漓。
我也追。追那个快要褪色的梦,追那变得淡薄的纯真善良。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