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黎韵雨:读《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I am alive like you,and I am standing beside you.Close your eyes and look around,you will see me in front of you.”

记得初中的时候就读过纪伯伦的先知,那时候一字一句地去斟酌,仿佛也悟不出什么,没翻几页就弃掉了。如今再拾起这本书,在去遇见纪伯伦,一切都有些不同。

从前是研究着他究竟以怎样的形式出现,以怎样的笔墨写诗,以怎样的视角眺望上帝;而如今读完,却更像在思考,我该怎样才能寂静的凝视他构造的理想蓝图,该以怎样的姿态站在他——更应说是他的诗面前。该怎样闭上眼睛,才能看到他就在我的前方。

:“爱除自身外无施与,除自身外无接受。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纪伯伦在作品中常谈到爱。我们匆匆来到这个世界,产生的细碎的磅礴的情感,不外乎一个爱字。“起初我以为,爱是一种甜蜜的乐是人们苦苦寻找的逸乐。”每个人追求爱,渴望爱与被爱,在爱中索取占有,仿佛已是人的本能。然而爱了,我们真正能从中收获的是什么?是乐,是美,是善,更是一个更多的自己。大多数的人在爱里成长,却也有人向他投降,可这些收获的,也一定都是我们丧失的。爱存在着,满足着,我们在爱中追寻着,回归着。
爱照耀炽烈而忠诚的灵魂,生而为人,我们有幸在爱里浮沉。

:“死亡不就是赤身裸体地站在风口上,消融在烈日之下吗?只有饱饮静默河水时,你们才能真正引吭高歌。只有到达山顶之时,你们才能开始登高。只有大地包容你们的肢体之时,你们才能真正手舞足蹈。”
死亡仿佛是每个人心里一道比天高的坎,在纪伯伦看来,死亡是从社会的混乱潮汐中彻底解放,是不羁地自由地追随上帝而去。而死亡究竟是什么?也许是滔滔江海陷入哑然,也许是开到边陲的花戛然凋败,也许是爱,是牵挂,是神的羁绊,但不论如何,死充满渴望,死象征自我,是人类最赤裸的自我认知。而在世人为此苦苦挣扎,在近乎荒诞的岁月里行将就木时,纪伯伦早已从泥浆中脱身,用他的热烈去触碰人们难及的世界边界。
他在上帝的注视中,而我们,在他的后路上。

:“思想永远是诗歌的绊脚石。”
作为思想家,我更喜欢作为诗人的纪伯伦。诗人仿佛是一座荒芜城堡的国王,他看繁花似锦,看断壁残垣,他用余烬勾勒一个个理想,重新塑造起他的王国。纪伯伦的诗句不是情感的倾泻,真情的告白,更像是他从获得的光辉或黑暗中奏起的一首歌。那是他的柳叶,是他的风月,他所表达出的,也许远比他手中掌握的,心中虔诚领悟的要少。可那又如何呢?诗句是他丰沛心灵中的掉落的残屑,是他眼角之间所感的边缘,但也是他想真实地传递给世人的一切。

在书中印象很深的有一句话:“请在我的墓石上刻下:‘此处长眠者,其名用火书在天幕上。”
我们浮在苍穹,我们淌在洪流,而他在我们身前建一座高塔,搭一块墓石,写下了对这个世界的虚无赞美诗。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