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肖羽:读《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这是一个怎样的纪伯伦?

天才诗人,杰出画家,甚至和泰戈尔一样被视为近代东方文学走向世界的先驱。他带着光环。获得人们无数赞誉。想必那层层褒奖的背后必是一颗高贵的心和不屈的灵魂。

我走进他的世界。他把自己此生的热情,献给了他的祖国黎巴嫩和阿拉伯民族。他画画,写诗,以哲学的方式呼唤并激励着人类。我也同无数人一样把我的热情送给他,这颗永不过时的恒星。

他似乎什么都懂。他谈爱、谈婚姻、谈孩子、谈施与、谈饮食、谈劳作……世间都是他的。他同样是先知。他用手撕裂了一层肌肤,渴求更加真实,更加震撼。

他以先知之名,沉缓且激烈地告诉世人:“多少次你们沉浮于我的梦境。如今你们驶入我的清醒,也就是我更深的梦境。”他即将远航了,他同样不舍。他开始宣泄他最后能放纵自己的情感。

谈爱时,他说:

“爱除了自身别无给予,除了自身别无所取。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爱有了自己就足够了 。”

想起张小娴说过的一句话:“我爱你,但与你无关。”纵然我不懂深刻的爱,我却也知道每个人都是相对独立的,莫要在爱情中迷失了最本身的自己。

在谈孩子时,他说:

“你们的孩子并不是你们的孩子。

他们是生命对自身渴求的儿女。

他们借你们而来,却不是因你们而来。”

他还说: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被射出的生命的剑矢。那射者瞄准无限之旅上的目标,用力将你弯曲,以使他的箭迅捷远飞。让你在射者的手中欣然弯曲吧;因为他既爱飞驰的箭,也爱稳健的弓。” 这些诗句是我格外喜欢的,也许是因着青春期的缘故。父母是弓,孩子是箭失。孩子借着父母来到这世上,他亦有自己独特的生命历程,箭的射程从不只取决于弓的品质也无需受弓的影响。我并不是说想要摆脱父母,渴望独立,只是看到这些句子的那一刹那心弦微动。于是本能热切地开始祈求自由,无拘无束的自由。那是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热切,恣意生长着。

谈欢乐与忧愁时,

他说:

“揭开面具,你们的欢乐就是你们的忧愁

的确,你们像摇摆于忧愁和欢乐之间的一架天平。只有当你们完全虚空时,你们才会静止、平衡。”

欢乐即忧愁,一线之差罢了。中国有句古话我想是与之想通的:“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是佛是魔也不过刹那之间。

我承认我怎么都达不到这层境界,即使有时欢乐时会莫名其妙的产生难以抑制的悲伤,但我却不能在悲伤的时候及时缓和过来,用心窥探忧愁中的欢乐。不过也是我连“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层境界都未曾突破,怎敢言我的欢乐就是我的忧愁呢?

纪伯伦哲学化的语言和境界吸引着我,让我抛却自己的喜乐苦悲,走进他的年代他的故事他的用文字构建出来的世界。

我们是道路,也是行路者。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