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 刘炫:读《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当生命找不到一个歌唱家来唱出她的心情的时候,她就产生一个哲学家来说出她的心思。”

关于爱:

爱别无他求,只求成全自己。

每当我瑀瑀独行、踌躇不前时《九个太阳》里面的一句话总在心底响起“死亡对你来说很容易,稍难一点的是梦想,更难一些的是反抗,难上加难的是爱。”

爱究竟是什么,我找不到也想出来。我有一个朋友,关系好到无话不说的那种。我们常常为了一点小事争吵,看到对方有了所谓新欢就立马翻脸大闹,我至今尤记老师告诉我们,因为寄宿,日常大部分就是彼此,互相依赖占有欲就会格外强烈。我一直不太相信所谓淡如水的君子之交,我认为知己就是这样互相嫉妒互相羡慕还不忘互相关照。这份友爱,大概也是纪伯伦说的:“爱别无他求,只求成全自己。”而“从来,爱不知道自己的深度,直到别离的时刻。”

 

关于恶:

“我常听你们指斥某人犯了错误,仿佛他不是你们中的一员,倒是你们中的一个陌生者,你们世界的一个闯入者。”

每个人都有恶,而恶不过是被自己的饥渴所折磨的善。我们行走世间,既是道路也是行者。一个人跌倒是为后者绕道,也为前者未移开绊脚石。善根与恶根,不育的根与丰盛的根彼此交织在大地沉默的心中。就像《悟空传》里对高高在上,无欲无求的神评价:“神不贪,为何容不得一点对其不敬,神不恶,为何要将地上千万生灵命运,握于手中?”双手无染者并非清白,恶人弱小但并不比任何人卑微。恶或许只是怯弱的善。而关于恶的惩罚与法律,人们总是看到自己的影子,这影子就是他们的法律。可是“你们可以掩住鼓声,松弛琴弦,但谁又能够下令禁止云雀歌唱?”

 

关于自己:

早听过,当你遇见一个人,会同时有三种,一个他想自己的样子,一个你想的他的样子,一个真实的样子。

正如纪伯伦说:“一个人的实质,不在于他向你显露的那一面,而在于他所不能向你显露的那一面。我有一半话是没有意义的,我把它说出来,为的是也许会让你听到其他的一半。”

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里睡着。无论是哪一个,那都是我们最真实的自己。一个在尘世里跌打滚爬,另一个守着心底的善良催着自己成长。

 

“幽默感就是分寸感”,在他的文字里,还有很多待我经历。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