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付琦程:读《纪伯伦散文诗全集》

“走开,撒旦!你以为我历尽岁月,就为了做一日蚁冢的君主吗?”
耶稣的怒吼如空中惊雷,其中蕴藏着纪伯伦同样火热躁动的灵魂,在犹大胆寒的同时,又有多少人闻之色变呢?
虫豖为了形同废渣的冠儿,不择手段,即便是圣子耶稣也厌倦了对其的怜惜。在无尽的尸骸之上,建立再坚固的城墙,也终将如蚁冢般坍塌,王座上匆匆数十年,在漫长的时光中也与一日无差。而在耶稣的王国中,应当为:“你们将三朋两友会面小聚,心里怀着友爱,怀着对生活之美的赞叹,怀着喜悦,也怀着我的绵绵思念。”或许也唯有爱与美,方才得以永恒。
在盲目与无知中,在足行虫豖中,耶稣向往于巨人居住的大世界,却不得成行,只得叹息:“我的王国不属于这块土地。”而在黎巴嫩的政治死结,勾心斗角之中,充斥着懒惰、低俗、贪婪与伪善,纪伯伦却高呼:“你们有你们的黎巴嫩,我有我的黎巴嫩!”
“你们有你们的黎巴嫩及其难题,我有我的黎巴嫩及其瑰丽。”
纵然此间的社会纷杂而凌乱,正如大同只是理想,或者说没有理想,仅仅是最世俗的现实,无非名利财权的斗争,在纪伯伦看来,仅仅是侏儒,是虫蚁的纷争,微不足道:“小牛在黎巴嫩田野上拉的木梨,要比你们所有的希冀和抱负更光荣、高贵!”纪伯伦讥讽目光短浅者、贪婪无知者、却仅仅是怅然与遗憾,他终究是爱着这个世界的,她的微笑洋溢于他的唇角,而她的泪水弥漫着她的眼帘,因为爱他才能够看见不一样的黎巴黎嫩。一个独属于纪伯伦的黎巴嫩。
在港口贸易之上,更有悠远的思想,无数为生计奔波者中,充满着青年的抱负,中年的决心,老年的睿智;在各式各样的委员会旁,举办着狂风遮天、瑞雪盖地之夜炉边的聚会……有些是现实、纯真的美好,有些是梦想诗人的希冀。纪伯伦,从未想过耗费口舌,与那些被欲望蒙蔽了双眼的人争论,因为他是高傲的,他不愿、不屑:“这些就是你们黎巴嫩的子嗣,在你们眼里他们是多么高大!在我的眼里,他们是何等渺小!”
纪伯伦崇尚自然,他眼中有岩石的意志,巍峨的高贵,泉水的甘美,空气的芳馨。在我眼中,它应当较陶潜先生更胜一筹,因为他的心中更富有美。富有攀登岩石、追逐溪流、在广场上玩球的少年之纯真。他看不惯这世界的阴暗,但他并非消极遁世,他厌恶鄙视伪善的自私者,但他却无法将其放弃,他放不下自己的黎巴嫩。
于是他振臂高呼,以爱与美的名义,在柔和的语调下,压抑着一个淳朴而炽热的灵魂。他知道自己无法让这个世界洗尽铅华,自己不可能使耶稣的王国在这里构建,但是他的生命曾是黎巴嫩血管里的一滴血,她眼角的一滴泪,或他嘴角上的一个微笑,这便足够了。
“如果我死去,我丢下的祖国,要比我出生时见到的祖国有点起色。”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