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夏睿敏:读《渴望生活》

一生只够爱一件事

“他可以没有妻子、家庭、和子女,他可以没有爱情、友谊、健康,他可以没有可靠而舒适的物质生活,他甚至可以没有上帝,但是,他不能没有这种比他自身更伟大的东西–创造的力量和才能,那才是他的生命。”

短暂的停顿,沉默。

蓦地,把书页翻回温森特初遇见绘画时,书页缓缓翻动,任时光在右手指间流逝,奔到代表过去左手,一直翻到他与捷奥的相继死去。

以我看来,温森特一生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创作、创作、创作!如果说还有学习、忍受、经历、争吵。那些全都只是羽翼上的晨露。学习是为了更多的绘画技巧,忍受是为了磨练艺术的灵魂,经历是为了感受下笔的力度,争吵是为取摩擦中星星火花,生成一篝大火,灼烧出绘画的热情……有多少次徘徊在选择的叉路口?你却最终选择了创作,面对父亲的质疑与家族的压力,你握笔的手也不丝毫抖动,面对凯的离去,克里斯汀坠落后无礼的要求,以及后来拉舍尔的陪同请求,你也没有陷入失望太久,下笔时更多了一份坚定与热情,面对孩子们的嘲笑与世人的不理解,你狂躁背后又沉静于执笔绘彩……我有时竟被温森特作画时的描写感染了,我喜欢他不言不语,手上却狂热的蘸彩点墨,狠不能把自己所有此时的情感全部泼在纸上的样子。我可以看到他双眼流动于画上,也许牙齿还咬着下唇,手指时不时轻点胡须。我读到玛高特的出现时,我甚至都代入了自己,我“一步一步走进,一步一停,用一种过于狂热的表情盯着画。”不—我更喜欢的是他作画时沉默的外表下炽热的燃烧的思想,拒绝打扰,拒绝冷却,拒绝缓慢,就任岩浆似的思考奔流在冷却的躯壳。

那一刻仿佛就像火花短暂燃烧,就算只一次耗尽也在所不辞。

曾经似乎也亲监过这种火花的燃烧,我看到同桌的笔在草稿纸上快速的演算,密密麻麻的数字铺满了整张纸,笔尖快速划动纸张的声音伴着几声自言自语的分析,旁人在干什么,他看不到,亦听不到,只沉醉在自己的思考里,并且思绪并非涓涓细流,而是一场狂野的风,无法打断。

或者自己几次鲜有的专注于某一方面的学习,几小时下来,桌上有点凌乱,头突突得很痛,瘫坐在椅子上,什么也想不了,竟有一股满足快乐的感觉,我想也许是与温森特的感觉有些相同的部分吧!

我的性格也狂躁,或许这儿那儿总有很多的缺陷,可是,如果不能做一个十全十美的人呢?如果不能把满园开花,何不把毕生的经历全部用于开一朵最美的花;如果不能登完所有的山,何不用全部的力量登一座最美的高山。全力以赴,做一事专一事,一生只够爱一件事。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