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刘昕婷:读《人类征服的故事》

“历史的难题从来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
每一代人面临的选择都是相同的,要么重新奋斗,要么就像史前动物一样,因懒惰而被自然淘汰。”
历史无情,它仅仅只为人类的千百年探索史留下了考据,它不紧不慢地向前——它总要过去。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随着时间的河流,容不得人反悔也容不得自满,它会在脚边的沙砾滩上捡起几星沙粒,但它不会重来。
恺撒"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他扫平了敌国,却终敌不过旧势力的爪牙,强大的神圣罗马帝国疆域横垮三洲,也只是历史上的芸花一现,拿破仓征服欧洲,传播"自由平等",最后都被帝王专制迷昏头脑,沦为资本主义革命的牺牲品。历史的发展始终是曲折的,且不会有永恒的存在。历史就像一个人从童年逐渐成长,再到衰老的故事,没有谁永远强大,但永远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它注定沿着这样一种轨迹长大的循环下去。所有兴衰不过是一眨眼,然后被写入历史,留下只言片语,后人仅能以一种旁观者的姿态去重温某一段岁月,他们可以足够冷静地去批评,去褒扬。因为它们已然是历史,所有表演的演员与呐喊的观众早已不复存在,空余一垣残迹,亦或是连残迹都没有的只言片语。而我们也仅仅是一位旁观者,改变不了事实,也无法预知未来,只能像从前无数先人一样,尊重并且敬畏。
时势造英雄。
正是这些纷扰的历史与变迁复杂的时境,才使得诸多人才将相从泛泛之辈中脱颖而出。我们在看清历史毁灭一切的本质的同时也要看到其对人对时代的影响。历史很长也很短,隔着几个年代就能错开很多人的命运。我们以为是英雄改变了一个时代,实则也是时代塑造了这样一个英雄。
很多时候尔虞我诈,无休止的斗争反而成了历史的主流,没有一个时代是完全好或坏的,善恶乃是人类历史中不时交织在一起的两股线。人们思考的方向总是出于自身或是自己的这个国家,是国家或是国君自身的利益将这历史的点滴串在一起,才有了今天所在的分分合合。每一个时期的存在都有它的必要,历史的潮流也只能是缓慢的,且没有人能违抗它。
我们随着时代的巨轮,耳旁生风,身不由己地呼啸与翻滚。
历史的难题从来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不知当处于历史中心的人们在历史来临的那一刻,有没有想过这一刻将被铭记,成为无法磨灭,也无法更改变一刻。
想到一句话"于是我们继续奋为向前,逆水行舟,被不断地向后推,被推入过去。"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