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莫敷姗:读《人类征服的故事》

“我看见了时间的心脏,我听见了她沉重的脉搏。一下、两下、三下,六十下之后,紧接着传来咔嚓一声,所有的齿轮仿佛都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转动,又一分钟从永恒的时光长河中被分离了出来,然后一切从头再来,循环往复。”

至此,这样一分一分地淌着,究竟游历多久,能一睹时间尽头的尊容;游历多久才于这世间遇见。我望得见无边黄沙间的仙境,两河湍流,望不见底格里斯般亘古的思念;望得见爱琴海岸,城墙里的街头巷尾,望不见禁石间长眠的祭奠。

彼岸的朱雀,梦里,你偷走过多少流年?该有几千岁了,千年前你看见了什么?那是年代,还是人间喜悲。梦里的蝴蝶,去北冥捎一滴泪吧,和着感伤的曲调,漫游,漫游。或许三世后重逢,还能温一壶初雪,在忘川边看历史如何续写那些细碎的过往,谈谈一路风尘。

听说几百年前西方升起朝阳,骑士的长剑反射过威廉古堡冰凉的烛光。国界在蔓延,于是大陆四分五裂,心也四分五裂,那是谁点起了狼烟?历史就这样静静地凝视,一颗星坠落,另一颗升起。”没什么大不了”,后人却说,那叫时代。

历史就如一座经验之塔,时光的建筑师把它建在了岁月的土地上。”不是什么都会被记住,因此,历史才有了意义。”那么,我们的意义是什么?

我来过,爱过,绝望过,向往过,遗忘过也怀念过。弱水三千,存在就是意义。

“真的历史却是一条河,从那日夜长流千古不变的水里的石头和砂子,腐了的草木,破烂的船板,使我触着平时我们所疏忽了若干年代若干人类的哀乐!”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