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王艺璇

女孩十五六岁的时候,喜欢了一个人。

是她所喜欢的那种干净的样子,偶尔也有点儿不着调。女孩喜欢看男孩穿那件画着辛普森头像的浅灰色卫衣,配上一顶鸭舌帽,有点让人失神的好看。

但女孩知道,仿佛注定一般,她与男孩的距离是那么远。他总是班上排名前几的那个,而她总是在二三十名间徘徊不下。

男孩是那种天生的学霸,女孩上课常常假装回头翻书包然后飞快的偷瞄他一眼,他要么是低头不知在看些什么,要么就是趴着睡觉。“就这副样子,居然每次还能考那么好……”女孩小声愤愤地嘀咕,手上翻书包的动作停下,转回身去,用一只手费力的撑着脑袋,歪着脖子开始继续听物理老师无趣的催眠音乐。

“为什么我不可以像他那样,不用听课都能学得那么好?”女孩在日记本里写道。“不过也许……我可以努力一把。这样就能让他看见我了。”

一个学年后,女孩成了班上前十。这对班上同学来说是有点儿莫名其妙的。大家像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一样,班上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挺厉害的人。女孩终于不再是一个小透明了。她其实很优秀,但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这点。

那时候,女孩被学习充斥着整个大脑,甚至连静下来思考的时间都少之又少,曾经自己阅读的习惯也大约是荒废了。有了一些好朋友,也开始有一些其他的爱慕者。偶尔,他们会有一点点的交流,但几乎全是关于绘画,因为这是他们少有的共同的爱好。

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她都觉得自己早就不再喜欢男孩,她的生活是全新的,发着光的,她根本没有时间用来惦念某个人。尽管她知道,这份让她获得新生的动力,绝大多数都来源于那个人。

于是就有了那次换座位。

不知为什么,他们就成了同桌,男孩每说一句话,她的心就沉下去一点,一点……这下,又要完了,她想。

她又掉进那个漩涡里了。

原来自己曾经做的那些,都是自欺欺人。用光芒来遮蔽自己的视线,用知识来填满自己的大脑,但是,一旦没有了距离,她的一切心思都穿破那层薄薄的茧壳,暴露在阳光之下。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

其实最让她慌张的,是她发现,男孩的草稿本上,画了很多幅一个女生的背影。她一眼就能看出来,那算得上是班里女神级别的人物了。青春,不就是那种一点点小事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时候吗?

女孩的好朋友最先觉得她有些不太对劲:上课总是心不在焉,眼神游离;没有以前那么爱说爱吵了,莫名的安静。最奇怪的是,她说话的时候,总是三句话不离她的同桌。朋友也是个聪明人,她什么都看出来了,只是没有说破。

期中考试,女孩的排名掉了十几名,男孩还是稳稳地踩着前五的分数线,看到成绩的两人都蔫蔫的趴在了桌上。唯一的区别是,她在偷偷地抹眼泪,而他则一成不变的睡觉。女孩的朋友安慰了她几句,把她拉到教室外,没有多说,劈头盖脸就是一串连珠炮似的质问:“你没发现你这半个月来都有点奇怪吗?你这半个月有认真听过几节课?以前借你的笔记都写得工工整整满满当当,看看现在,字迹敷衍不说,重点也没记多少。我不知道你怎么了,我只知道你的状态很差,所以名次掉了也没什么奇怪。我知道你不是那种甘于落后的人,今天的话说重,也只是想提醒你。”

恍恍惚惚回到位置上的女孩,愣了很久。朋友说的全是事实,而自己丝毫没有察觉。或许,是时候和原来那个她决裂了。

“我得上岸,否则我会溺死。”这天,她在日记本里写下。

多年以后。

大家都已不再是当初那副青涩的模样,成家的成家,立业的立业,有些人见到了,有些人却再也没回来过。一次同学聚会上,大家开始回忆曾经在校的种种,那时候没说出的话,那些小秘密,黑历史,全给扒了出来。

女孩的朋友坏笑着看着男孩,说,你一定不知道吧,你可是我闺蜜的偶像!男孩不解“啊?哪个闺蜜?”她又指了指女孩,“喏,就是她呀!”班上同学于是开始热烈的起哄,“真的吗真的吗??我们怎么不知道??”

女孩坐在旁边,微微一笑,是啊。

她终于是肯承认了,这份一直藏在心底的,小小的少女心事。以及曾经为之欢喜也为之失落,费尽力气挣脱的真相。只是如今,这些曾经被自己看作一级重要加五颗星的情愫,已渐渐不能轻而易举的改变她了。她明白,有些东西即使再努力也难以得到,所以,也就只能将自己做到最好,然后你要做的,就是在未来慢慢的等待。
“我不怕掉进深坑,从此以后,即使掉了,我也能自己救我自己。”

后记

某次一位远亲的生日宴席上,我碰到了这位姐姐。饭菜上齐后却突然停电,不过好在我们还可以“秉烛夜话”。这时候我才发现坐在我旁边的她。此时她已大学毕业,是从她一直以来向往的那所。具体我已想不起来,只记得是个很不错的大学。大人们在喝酒,高谈阔论,无暇顾及我们,我和她便渐渐毫无顾忌地聊起来。我讲到学校的各种趣事,她突然像想起了什么,说她很羡慕我们,青春很好。于是她讲起了她的故事,也就是上面我所写下的这些(当然有些地方是出于我的各种脑洞进行了一些艺术加工…说的好听一点就是这样)。我听得很认真,虽然是个平凡的故事,却很真实。后来我们互留了联系,出于我的各种好奇,她同意给我看了部分她的日记。

后来从亲戚那儿得知她已经有了一番小小的事业,找到了要相伴一生的人,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我很高兴。

我至今深切的记得,当晚临走的时候。我问她:“姐姐,那些事现在有没有觉得很幼稚呢?”她笑笑,说:“也还好。人总是要经历那些时候,才会变得更加强大的。我不后悔曾经做过哪些,那都是些很美丽,美好得让人无法承受的错误罢了。只是,如果没有犯过那些错误,就不会有现在这个,站在你面前的我了。”

颇为触动。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