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李斯璇


“你这是?”
“看不出来吗?烹茶。”
“用雪?今年的雨水怕是不干净。”
“存了几个月了,也用一用。”
“黑鱼产卵的季节又到了。”
“又路过你那儿了?”
“是啊,今年的渔人太多。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这一路上有屠杀,又捕食,有无比自然的失去生命的原因。他们不知道吗?”
“肯定是知道的。”
“可是为什么还是要去?”
“它们产卵的地方在几千里之外,每一年都去,你应该知道。”
“知道,只是为什么不能不去?为什么不能寻找其他的路?”
“惟勇耳。”
“又或者是惟习惯耳。”
“或许吧。今年的雪确实不干净。”
一瓮裹挟着泥沙的水泼下,浇灭了原本瓮下的星火。


“又在烹茶,还是用雪?”
“嗯。”
“你忘了去年了,今年的风沙更大,而且天也沉闷。”
“说不定不是很脏呢。今年冷,想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
一瓮水又从瓮口流下,浇熔了那个粉饰的积雪,开了一朵泥泞的花。


“我给你带了茶叶,自己都舍不得喝的。”
“我去挑水。”
“水?你今年没积雪吗?”
闻者望向门外,眯眼。
“明年吧。”
他扔掉了那坛新集的雪。


“这是今年的新茶,尝尝?”
“你去年赠予我的还未饮完。”
“怎的?那茶不好?”
“无雪也无茶,虽说水也冲得开茶香,但总是少了些什么。”
“经过我家门前的黑云愈发少了,以前盛况你若见了会称奇的。那鱼黑得发亮,成千上万,河水也黑得发亮。”
“我记得是逆流,若是要到他们的目的地。”
“生活逆水行舟,去追求死亡。”
“或许心向往之,或许无悔。”
“但愿吧。”


“我要走了,回来请你喝我的茶。”
“走?”
“对不住了,第一次登门便是道别。”
“去哪?”
“闻得有座山上雪极好。”

后记:
你登上那条路,一定是要去往一个地方,或许那个地方没有什么不同,但你与它仿佛就是天生一对,它是最好的,也是最适合你的。
所以当你在追寻它的路上,当你遇到阻碍,你会发懵,你会茫然,你会不知所措,你会接连掉进同一个坑里。
因为你的眼里只有那个地方,因为你相信那句,当你真正想要做某事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来襄助你。
所以你会逃避,你会说这不是我的错。
或许这条路并不是去到那里最好的一条,可以改变你脚下的路,但不要改变你的心。
愿你无数次倒下后扔能爬起。
愿你归来仍是执拗如少年。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