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余湘培:读《人类征服的故事》

历史是一条长河,流淌着无数静好的时光与绚烂的瞬间;历史是一幅画卷,气势恢弘色彩绚丽;历史更是一座丰碑,刻下了无数的昙花一现。

而房龙说,“历史就如同一座经验之塔,时光的建筑师把它建在了岁月的土地上。但想要登上这座古老的建筑去饱览四下的美景却并非易事,因为这里没有电梯,不过年轻人凭着强健有力的双脚,完全有可能抵达顶端。”他微笑着将打开塔楼之门的钥匙递给我,我小心翼翼地接过,循着他的脚印,来到了那扇金碧辉煌却又蒙满了灰尘的门前,“咔嚓”一声,我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纸页被一张张翻过,我一级一级地攀登着历史的塔楼,默默地凝视着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凝视着过去与未来。故事从远古时候开始,由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到希腊与埃及,从文字的出现到文化的发展,从战争的动乱到革命的愤然,历史的沧桑在房龙的笔下娓娓道来,每一句轻描淡写的背后都是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一幅或绚丽或暗淡的画卷。

文字,在现代人的生活中无处不在,方块字、26个字母,这些符号都已经被大家所共同接受,然而,就像人类是由猿猴进化而来的一样,文字,也有它的渊源所在。想象一下,古代的人们绞尽脑汁地照着实物的模样,笨拙的在树干或石头上刻下一个个歪歪扭扭的符号,又费力地解释、推广,久而久之,符号的线条愈来愈流畅、简化,飞到世界各地,传播各自的文化。人类,随之而得以迅速发展。

“无论是在肉体上还是精神上,希腊人都把‘自由’看得高于一切。他们通过把日常需要降到最低,以换取身心自由的境界。”多么简约的生活!一桌一椅一世界,这样子的境界现在又有多少人才能达到?钱成了人追逐的主要目标,好像我们为钱而存在,而不是钱为我们而存在。有钱人住豪宅,开豪车,住五星级酒店,吃空运回来的虾,而穷人则整天苦着脸,为钱而四处奔波,望着自己皱巴巴的钱包唉声叹气。中庸生活不仅仅是适度的,更是简约的,追求物质,只会让人成为他们的奴役而为它们做牛做马。

现代已经到来,一座座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电子产品的更新迭代快得令人难以置信,多少人迷失在了虚拟中无法自拔。轻轻地扭动历史的塔楼的钥匙,让我们一同回望历史,展望未来,永远如此。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