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张译丹

人生的五个短章

女孩叫烨。

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她的工作热情像火一样的旺盛,但脾气不好。她曾固执以为,当班干部的要越严厉越好。

铃声敲响,正午的阳光刚好。

烨站在讲台上,一边维持班上的纪律一边登记着午休情况。突然,英语课代表发作业的声音打破了教室原本的宁静。

“现在是午休时间,你这样会干扰同学自习。”“……”“诶,你听到了吗?”“……”“不能发书!啧…”

烨觉得被挑战了,彻底被课代表的行为惹怒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固执地一本本把发下的作业又收回来。碰上一个刚拿到本子的同学:“干什么呀!你这样做有什么用?谁让你态度不好不能跟课代表好好讲嘛!不给!”

她放下本子,轻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回到讲台。

只听见几声怂鼻涕的声音。

“你没事吧?是他不好,没事啦。”“我知道,是阳光太刺眼了,我有点不舒服……”烨起身,拉上了窗帘。

教室突然又安静了。

团里有一个追星的怒孩子,巧的是那整个团都是女生,下课了总是各种八卦。作为团长,烨觉得要治一治。

某天早自习,那位女孩子带着一盒明信片进了教室,一阵又一阵哇的声音。

烨坐在第一排,她转过头,很严肃地与女孩辩论到底能不能追星,会不会影响学习。

“喜欢谁是我的自由,你又没有自己的偶像,别自以为是了!”女孩按着明信片趴在座位上哭了起来。

“提醒你一下,这是早自习,你这是在扰乱纪律,如果继续的话……请到外面去。”

同桌拉了拉烨的衣角。

她耸了耸肩,走上讲台,像往常一样组织早读。

冬末,冷冷的冰雹砸下,能把人的耐心磨光。

某个课间,烨在教室清查未交数学作业的同学。班上有一个很调皮的人,常年四季出现在缺交的名单中。

“你怎么又没交作业?”“哎呀,烦死了。”“我是说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作业给我检查?”“啧啧……”“你会不会写作业啊?”“我就不会怎么了!”“呵,连作业都不会写,能力差就算了,起码要有个态度吧!”

那人低下了头,不再理会。

烨又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刚刚好像说重了,你你,别往心里去……”

老师站在门口,看到了这一幕。

放学后,她被叫去了办公室。

“怎么了,老师没批评你吧?”“没有呢。”“她说了什么?”“她跟我说当一个好的班干部要……”

一次大扫除的时候,烨正在泼水。她叫了前面的男生让开,也许是没有听见,她泼的水直接洒到了男生的鞋子上。见状,烨以为没事,只是笑着说了对不起。那是个暴躁、易怒的男生,也是经常被女孩批评。正好逮着机会撒气,他把一桶子的水向烨泼去,湿透了她半边的裤子……

烨心里很生气,但她努力地告诉自己要冷静。

“你干什么呢!她都已经道歉了!你有没有点道德啊!”女孩的朋友一声怒吼,拿起刷子就朝男生走去。所有做卫生的同学都在纷纷打抱不平,男生有些惊慌失措,骂了几句脏话就朝教室外走去。

烨的朋友正要跟过去被她一把抓住:“算了算了,越吵越糟糕,先把大扫除做了,老师快来检查了。”“可是……”

烨笑了笑,继续刷地。

周五的时候,烨找上那个泼水的男生检查作业,男生吊儿郎单的不搭理她,但这一次,烨没有发火。

“写作业是为了你自己好,如果你有困难可以去问同学,放学之后把补好的作业交给我检查,你慢点补也没关系,但今天要补完。”

男孩有一些吃惊。

烨转过头,拿着记分册走向走廊。她听见了后面一声小心翼翼的对不起。

夏季的阳光刚好,香樟树正长得茂盛。

 

每学期期末的时候,烨是负责统计评优票数的人,在优秀干部那一栏里,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票数在上升。

朋友笑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改以往咄咄逼人的形象。

烨很傲娇:“才不是呢。”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