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何玥:读《与神对话》

神说: “你们要消灭你们之间所有的分离,根据新的世界观,打造出全新的世界。"
恕我无法苟同。
因为我知道神是不会责备于我,大不了是进行一个上等痛悔,就像古时不小心在皇帝面前说错了话,便死命磕头认罪,流放宁古塔作苦役,洗去罪行罢了。
所以在神痴呆宽容的目光下,我才敢畅所欲言。
将军费省下作为民生开支,可战争怎么可能结束?
从地球上第一个细胞出现开始,达尔文的进化论就开始一步步成形,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早就从远古开始就深深扎根于我们的思想,没有谁会愿意,或能够看到,地球上满是生存的侏儒的人类,断尾的鱼,开不出花的树,不会有傻瓜白手起家登上福布斯榜,也不会有人选举弱智担任国家主席。
只有强者,才能够拥有与之相配的东西。
我们要争斗。
我们又凭什么相信,有什么能让以利益为先的国家能和平,永无战争呢?
这世上从未存在过末竞争过的人。
包括耶稣,不也是同旧社会,旧宗教在争斗吗?
然后是建造一个完全透明的,光明的社会。
这不愧是一本在90年代先进,在如今也先进,这几个世纪以后也先进的书啊!
我想,神可能需要下界为凡人,来凡界走一遭,体验一番凡人的爱恨情仇,再与尼尔进行谈话吧。
就是如今的超额累进税都已造成顶尖人士的不满了,如果要让他们每人赚一定数目的钱,谁会同意?
他们都不是神,而是人,拥有人最常有的一点点私心,这世间又有几人可以做到神那样的胸襟?
如果注定只能赚那么多钱,哪个企业家还会费心去寻找完美的经营方式,哪个科学家会掉光头发,只为发明一种科技,哪位作家会绞尽脑汁只写出一篇大作?
神,请你告诉我,哪里有没有惰性的人?
这样的制度,不就是出现在哪些虚妄飘渺的小说里嘛。
我亲爱的神,你不能因为如今这个与你对话的人历经磨难,你就编造一套几万年也完成不了的完美制度去欺骗他。
我亲爱的神,你怎么能说那样的话?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