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李姝慧

人生的五个短章

九月三十日。

收起拖箱,放下书包,脱去校服,瘫倒在沙发上,拿起手机。

第一章

今天是国庆节,电视里在直播阅兵仪式,窗处刺眼的阳光毫不客气地闯进房,我极不情愿地睁开眼。耳线跟头发缠在一块儿打架,把自己绕了好几个圈,里头还播放着“醒得超晚时间就像洛杉矶”。呼,昨晚看手机看到了几点?音乐怕是放了一晚上……

好不容易整理完毕,吃完早餐,坐到书桌前。书桌上散乱着十几张卷子,教科书、辅导书、作业书也慵懒地躺在那儿。我盯着愣了好一会儿——今天就不写作业了。没心情,没心情就没效率,没效率的话坐在这也写不进多少作业,纯属浪费时间有害身心健康。这样给自己洗脑。于是心安理得地从口袋里掏出忠实伙伴。

“写作业了吗?”妈妈冷不丁地站到了身后。

“啊…我…”

“你看看你,那么晚起床,一整天就浪费了一大半了,现在还在这看手机,把手机给我!”

“别啊妈妈!我马上写作业,马上写!”把手机丢进书包,装模作样地整理书本。

等妈妈走了,又悄悄取出手机看番。

傍晚,肚子饿了起来。爸爸出差还没回来,妈妈带着弟弟去玩了,只好咀嚼一片面包充饥。“这一天真是什么也没做啊…”事后又开始自己感叹,“拖延症得改,嗯…明天吧,今天就先玩着好了,明天一定写作业!”

等到夕阳下山,人影散乱,周围一片漆黑,家人都已入睡,手机屏的光还把我照亮。

第二章

摊开试卷,戴上耳机,美好的一天就此开始。

其实,远没有那么美好。

先前还记得昨日立下的flag,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再努力地写作业,不能虚度光阴了。然而做了几道数学题后信心全无,不知不觉竟跟着音乐哼了起来。眼前的文字变得模糊不清,睁着的眼跟没睁着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思绪飘到了曾在历史书上看过的日军侵略中国的恐怖图片资料上,又跳跃到以前画过的黑白静物,再往后索性飞得更远,回到了儿时晒太阳的爷爷的院子里,回到某个雷雨天躲在一个屋檐下看着闪电听着雷鸣与哗哗雨声瑟瑟发抖……

看窗处,蓝天正好,少许轻柔的白云舒适地游荡着。偶尔有一两只不知名的鸟飞过,小县城的天空中没有除鸟外的任何飞行物。耳边除了音乐外,唯有地面上的车鸣声时而穿过窗户穿过墙壁传到耳膜,反而更显得安静。

我又瞥见旁边的试卷,却只是一瞥,而后偏头继续欣赏天空。

直到夜幕降临,我和弟弟玩了捉迷藏,去甜品店吃了饼干,听完了歌单里的所有音乐,看够了基本不变的天空,回忆了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就是没写作业。

第三章

第三次翻开作业。丧气似地趴在桌上看题目,胡乱地写几个选项。低头,闭眼。竟就这样睡着过去。

被电话铃声吵醒。妈妈说她得晚点回家,叫我带弟弟去爷爷奶奶家吃饭。

“可是我得写作业啊…”

“你现在知道写作业,前两天干嘛去了?”

“……”

在爷爷奶奶家,看了一下午电视。我开始莫名地懊悔与烦躁。想起下周就要月考,自己连作业都还没动,更别说复习。

回到家里,在便笺上写道,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然后早早地睡觉,调整状态。

第四章

六点起床,终于肯好好地坐在书桌旁写作业。

点亮台灯,整理书桌,准备好草稿纸和笔,收起手机,终于要开始写作业了。

题还是难的,但专注起来,思维会好很多。手中的笔终于冲破了重重阻挠,能够顺畅而自如地写下一个个字符。认真地写作业似乎也没有那么痛苦。只是不时地还是会发一会儿呆,又想要再看一眼手机。这一点在家里怕是无可避免。

第五章

十月五日。

我将手机关机,穿上校服,背起书包,拉起拖箱。

“家里不是个搞学习的好地方,我打算回学校了。”

我乘上高铁,去往学校。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