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 邓国庆:读《孩子你慢慢来》有感

一、

警察局旁有处水井,斑驳,有着淡淡的青苔。

天阴暗,乌云撒着雨儿。一个小男孩蹲在地上,像尊雕像――倘若男孩不再向蚂蚁吐唾沫,我想把“像”改为“是”,倒是个明智的决定。

他就那样孤零零的蹲着。

警察走了过来――可想而知,他询问男孩:“你在干嘛?”

“我在等爸爸。”

警察朝四周望了望,看见水井那里有个打水的男人,想:也许那就是他爸爸。于是他拍拍男孩的脑袋:“别再吐口水了。”

男孩点点头。

“对了,叫你爸爸快完事儿,小心你着凉。”

男孩没吭声。

次日,警察出了门,又撞见那男孩。他朝水井边望望,有个男人,但不是昨天那个。

转过头,他见男孩没吐口水,而是在地上画着圆圈。

他问:“你在干嘛?”

“我等我爸爸。”

他想:好一个小流氓!

他问:你有两个爸爸吗?”

“我只有一个爸爸。”

警察严厉起来:那怎么昨天和今天的人不同?他指了指水井旁的男人。

“我爸爸不是他们。”

警察疑惑不解,支支吾吾地说:那你……爸爸在哪里?”

“监狱。妈妈和我,都很想他……”

说这话时,男孩没哭。

二、

母亲把歌哼了三遍

我才睡着

她哼的第四遍

我在梦中听到

 

父亲在锄草

借着满天的星光

我在梦中也在这里

扑向夜晚的麦地

母亲躲到土地下面

长出叶子怀抱我

 

父亲在锄草

听着残留的歌谣

 

我在麦地里打滚

让麦子摸遍我的身体

把我脱光了也不要紧

母亲吐出蚕丝包裹了我

 

父亲在锄草

盯着远方的屋子

 

我滚到父亲身后

抱住他鼓鼓的小腿

那里面好像塞满了粮食

我闻到它们在说话

 

快回家吧

回家吧

父亲把我和母亲抱起

轮到他的歌谣响起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