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夏睿敏

一路飞奔回家,斜背着的书包在她后面一跳一跳的,她嗅到了透过叶子的阳光的明媚欢快,她看见小贩油陀陀从油锅里捞起来,仿佛甜得酥进了骨子里,她还听到深深的巷子里传来的几声犬吠,恰好是她跑步的节拍。

左右各试探了下,拧了钥匙开门,一波清清的香水味,被扑鼻而来是油烟味中菜的香味盖了去,夹杂着些生的姜蒜的味道,涩涩的。

“嘉嘉,回来啦!”妈妈把手掌手背在围裙擦两下,并帮着退去嘉嘉身上的书包,“怎么样?”

“挺好的,”嘉嘉脱下跑鞋说:“我们今天体育课学了操!数学老师竟然是个女老师,”她把鞋排在鞋柜里一双红高跟鞋旁,又补充了说,“很年轻啊!”

“今天有点热,但正适合上体育课,”她喝了一口桌上的水,缓缓说。

“妈妈,这边有家小吃店,看起来不错!”

“妈妈,我挺想吃的”

“妈妈,巷子里应有小狗吧?”

妈妈听嘉嘉唠唠边笑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把几个小菜端上桌。

忽而嘉嘉看见那一盘莴笋炒肉,只觉那一片翠翠的绿,蘸着明媚的光很是讨人喜欢,便停下叽叽咕咕说话,也不顾没有筷子,手捏一块绿色的翡翠丢到嘴里。

转头,妈妈惊讶的笑容一如莴笋般脆脆甜甜。

 

  小跑了几步,低头,踢踏着落的叶子,无暇看那些单调的小球被捞出油锅,只闻到油腻的烟窜入鼻子里。

拧了几下钥匙,推门而入,香水味淡得只有余音,被菜的味道冲刷的干干净净。

“回来了,嘉嘉”像往常一样,妈妈走过来,“今天怎么样?”

嘉嘉不说话,闷气把鞋塞进空荡荡的鞋柜里,端起水一口喝下去,水在咽喉里顿了一下,响响地吞下去,咣的一下把杯子放在桌上。

妈妈端上来一个菜,莴笋炒肉。

“怎么又吃这个?”嘉嘉一皱眉,妈妈见嘉嘉不说话,便叨叨着。

“我也见到那家小吃店了”

“人气不错”

“小巷里大概是有人养了小狗的、、、、、、”

后来妈妈说什么话,嘉嘉不记得了,上什么菜,嘉嘉也记不清了。似乎,那餐心不在焉的饭后,碗里焉焉地躺着几片嘉嘉没吃的莴笋,那是妈妈给嘉嘉夹的,还粘了几粒白米饭。

 

没有尽头的雨,连着小巷。

水滴在光秃秃枝头聚集,变大——变大,“啪——”摔碎在泥泞的路上,溅得她一身都是水,小贩残留地上的塑料袋代替着落尽的叶子发出响声;栏面一只狂躁的犬,粗鲁的鼻息,铁链在生锈的栏杆上胡乱敲打、、、、、、

反复拧着钥匙,门打不开,直到妈妈来开门。“嘉嘉——”

她瞥见了桌子上那一盘枯躁的绿色。

“啪——”房门被重重摔在身后,没有任何气味来得及钻入她的鼻子。

其实,她并不是没有看见桌上多了一盆小小的用于装饰的多肉植物,用嘉嘉很喜欢的颜色的花盆装着。就像第一次见到莴笋炒肉般令人惊羡。

至少在这如沙漠般的生活中是这样的。

她本该注意到阳光又晾晒着人们的笑容,本该注意到圆圆的糖油陀陀挨个被捞起来,本该注意到喜爱的小狗侧卧把一只爪子搭在土堆上。

可是前几天有些事她不得不想想。

比方说,比方说,也许是长长的巷子什么时候到尽头呢?

于是,她第一次迷了路。

找到家里的门时,她拼命敲,哪怕一点点安静都吞噬着她。

一阵很急的脚步,开门,“嘉嘉,回来啦!”熟悉的笑容,重重松了口气。

那天的菜,莴笋炒腊肉。妈妈打趣说:“新菜品,快试试。”

咸得要命,

不知道是腊肉,还是咽下去的眼泪。

时间过啊,人们走走停停,下了些雪,又化开了。

如果有阳光,就稍稍来一撮吧。

如果可以再加点碎碎的吆喝声与糖油菜陀陀的轻香。

能不能再浇上一勺柔柔的犬吠?

拧钥匙开门。

“嘉嘉,回来了。”

“嗯”

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回忆,

“妈妈,莴笋还不错。”

“妈妈,多肉你在帮我养吗?”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