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黎韵雨

〈一〉
我小时候面临一个选择。
妈妈将我领到了琴行前,我眼前走马般闪过那一座座精美的乐器。妈妈先与琴行的工作人员交流许久,最终将一架钢琴和一把二胡放在了我面前。
妈妈说着让我看自己喜欢挑一个,却在我耳边柔声低语:“你看右边那个,小巧又好看是不是?以后你学好了,就也有自己擅长的东西了,相信妈妈,这个过程肯定会让你开心的。”
我却呆呆盯着左边那个大家伙,心想着:如果是为了拥有自己擅长的东西,这两个又有这么区别呢?我好像更喜欢那黑白分明的色彩。
我刚想开口,却瞥见妈妈已经指着右边的乐器开始向他人咨询,我犹豫半晌,还是将自己的话咽了回去。顺着她的手指过去:“就这个吧。”
妈妈喜形于色,我心底却有些难过。

〈二〉
后来上小学了,四年级时,我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班委选举。
我想当学习委员。
这在当时的我看来,是一个威风得不得了的职位,毕竟如果成绩被老师认可,那可象征着优秀的学生。
但选举前一天,老师找到我,她用温柔又不容置疑的语气和我说:“老师希望你能做卫生委员,因为在老师看来,你是个乐于助人爱干净的孩子,老师相信你可以做好的。”
我朝老师点点头,却盯着外头的迎春花愣神许久。虚晃的阳光里,我心里的酸涩不可抑制地又爬了上来。

〈三〉
小学毕业的我兴奋非常,因为我考上了市里最好的学校——尽管我不那么想去,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我自豪的资本。当我美滋滋地迎来暑假,躺在沙发上抱着舒服地喟叹时,爸爸一脸严肃地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我瞥见他的表情,不明所以地坐正起来。
爸爸没什么表情,用谈论天气的语气说:“女儿啊,我跟你妈妈商量了下,还是打算送你去xx中学,毕竟是整个市里最好的,虽然远了点…”
听到这我已经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急着打断他:“我不去!不去!你们不是早就答应我让我去离家近的那所吗?!我不去!我不要读寄宿学校!”我冲他大叫。
爸爸面色沉静地看着我,也不说话。
“这两个学校不是差不多好吗?既然没什么区别为什么还要送我去远的地方读寄宿?”见他俩都沉默着,我情绪更激动,大声向他们质问。
“既然你也知道没什么区别,那你又为什么不愿意去那里呢?”爸爸平静地反问我。
我一下愣住了,张了张嘴想反驳,却说不出什么话来。是啊,我不想去读寄宿,却也说不出为什么不想去。父母工作繁忙我一直都知道,我想,他们是不是也有别的考虑?
爸爸见我不再说话,过来摸了摸我的头:“你再好好想想,你已经慢慢开始长大了,既然这个选择没有对错,为什么要只认死一边呢?你若坚持不去,我们也不会强迫你,你过几天再来告诉我。若你愿意尝试,便也不用同我们再提这件事了。”
爸爸转身走了,我看着他背影,揣摩着他所说的话,感受到愤怒和委屈开始一点点退散。“去试试”,我对自己说。

〈四〉
高中刚入学,老师便召集所有同学参加班委选举。我仍然想做学习委员,尽管我的成绩已经不那么突出。我眼睛扫过黑板上密密麻麻写上的岗位,实现停留在“地理课代表”这一栏——这个我也很想争取,而且更简单。
当我苦苦纠结于选择哪项时,朋友走了过来,悄悄附在我耳边说“我待会去竞选学习委员,你记得给我投票啊。”说罢,她还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之后便去找别人了。
我看着她甩得高高的马尾,心里暗自下了决定——我还要竞选学习委员。不是因为其他的,是我明白,这就是我想要的。

〈五〉
对未来的我来说,最重要的大概就是文理分科的选择。但如今的我,已经不会再去惧怕选择,或因选择而感到悲伤。因为回望这一路来,我发现虽然不是黑白色,但二胡也可以很有趣;虽然没有学习委员,但作为卫生委员的我却时常受到老师的表扬;虽然去了寄宿学校,但我在宿舍结交了我最好的一些朋友;虽然高中的我还是没能当上学习委员,但我却从不后悔参与竞选。

当选择没有对错的时候,那么只要是你选的,哪一条路都是对的。不要去想太多未知,路的意义,全看自己怎么走。也许没能得到想要的,但却得到了意料之外的,那就是另一种想要。
未知才最美,希望未来的我们,仍然敢于去做出自己的选择。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