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蔡柏冲

在美国中部平原,每年会发生1000多次龙卷风。春季,来自落基山脉的干冷空气与来自墨西哥的暖湿气流相撞,生成令人闻风丧胆的陆龙卷。然而,当我现在看见这怪物时,心底的一阵阵不由自主的撼动。

一 迷 失
第一次见到它,是在我五岁时。
那时,我在街上,手心中攥着刚从人去楼空的超市里的糖果,看着四处落荒而逃的人群,心中还在骄傲的想,我可是在柜台上放了买糖果的钱的。我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跑,也不明白为什么早上父母亲听到广播后会惊惶地收拾屋里的贵重物品,带着我和刚出生的妹妹一起躲到地下室,还不让我出来买糖果。我趁着他们忙着照看哭闹的妹妹时,偷偷溜了出去。我不顾狂风打在脸上的辛辣,往回奔跑。一抬头,这场景让我永生难忘————发了疯的灌木林后,满天尘垓、落叶四起的天幕中,那滚滚而不的黑灰色的魔兽,正扭曲着身子,怒吼着向我冲来,我被吓傻了,竞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突然一只手拉住了我,待我回过神时,已在邻居一位奶奶的家里。她正在大口喘气,一块石头破墙而入,喘气声嘎然而止。从墙壁的破洞中,我清楚的看到父母亲冲出屋子,无声张嘴呼喊痛哭。直到一辆货车从天而降,阻断了我的视线。
后来,我得知,我家被龙卷风击中,我的父母和刚出生的妹妹也随风而去了。那年我五岁。

二 那不是我的错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这广袤而冷漠的世界中活下来的。我麻木的内心,随着时间的流逝,竟从悲剧中渐渐苏醒。我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州里最好的高中。进入高中的那天,我想,父母应该不会再责怪我了吧,我一定会努力,让他们觉得安心。上了两年的高中,我一直在学业上表现优秀,直到这一天。
那是一个阴冷昏暗的早晨,太阳似乎不打算释放它的能量。我出门后才想起,家里的收音机好像没关,不知怎么我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可怕的早晨,有些心绪不宁。课间,我一人独自到操场上去散步,通常我是不会这样的,但有股力量让我从座位上站起,一直把我赶到了操场。操场上的风让我觉得一阵寒意,准备回教室,一抬头竟然看到教学楼顶低矮厚重的云中,缓缓地伸出了一只灰白色的手,慢慢的将整栋楼房撕扯成了碎片。
我几乎是整栋教学楼的唯一幸存者。当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收音机正在播放新闻:一场灰白色的龙卷风出人意料的袭击了学校,学校师生死伤惨重,气象部门竟然未发出任何预警。我心如刀绞。
我对自己说:“我活下来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那不是我的错。”但是我知道,天上的父母,一定在看着我。

三 同一条街
十年后,我有了一个小家庭,小确幸福。高中的经历并没有怎么影响到我,因为在那之后我进入了非常不错的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挻忙,经常出差,但我仍觉得很幸福。但我经常失眠,梦到某个逝去亲人或同学,然后惊醒。妻子有心脏病,但我并不太担心,只是在我出差时让她的好友或是她的母亲来陪陪她。每次到东北地区出差, 我总会多往两天,因为那里很少有龙卷负,住在那里让我觉得安心。一天,我在那里办完事,照例想住两天,于是给家里打电话,却打不通。给亲戚朋友打电话也打不通。我打开收音机,许久后终于听到西南某地发生龙卷风,破坏力巨大。我不停的给家里打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我知道一定又出事了。我拼了命的赶往机场。回到家,一片废墟,在同一条街上。

四 绕道而过
令我惊讶的是,我的遗忘速度竟如此之快。我整理了一自己,收拾了心情。又开始重振了事业,重新建立了家庭。我带着我的家人搬离了那个充满痛苦的地方,离开了美国南部。然而我此生与龙卷风注定有缘。一年夏天,我们一家人去美国中西部大草原,享受那里的美丽风光。然而,在天际的一端,它又来了。当时我的孩子在小镇的一位朋友家中,我与妻子驱车去了草原。龙卷风直指小镇。我没命的驱车往回赶,一路上飞舞的树木砂石随时都可能将我连人带车一起毁灭,但我竟安然无恙。在龙卷风洗动小镇之前,我找到了孩子和我的朋友,并安全离开小镇。龙卷风过后,到处一片狼籍,满目疮痍,朋友的房子被连根拔起。但我心中无比舒畅。

五 另一条街
在我后来的日子里,龙卷风,竟没有再来打扰过我了。但我的职业生涯中的龙卷风,却常常在肆虐。我常常面临危机各险境,但我总是平静的面对。不再失去我生活中任何一个重要的元素:家人、安宁与财富。
就像在一个十字路口,一条充满诱惑,一条则无比静谧。我只选择后者————幸福、安宁。
我很开心。

迷失、再次迷失,慢慢醒悟,走向成熟。
这大概是我多灾多难诉生活教给我的。
不管迷失多少次,不管有多少这样的轮回,只要能醒悟,只要成熟,就是有价值的。
虽然我的代价惨重。
(以上情节纯属虚构)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