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个短章】董惟一

家住五楼,未开灯时,总是黑夜裹挟着我走。

那年初二,父母加班。不知是因为被管的太严,还是天性的释放。那天,我肆无忌惮地耍了一晚。我仍然记得,事后躺在床上时,对虚度光阴的懊悔不已,以及那铛铛的三下钟鸣。

那是我第一次熬夜,也是最晚的一次。因为在快三点时,我听到了一楼传来的脚步声。窗外已经黑灯瞎火,在惨淡的灯光下,呼啸的北风在肆意狂鸣。在似亮非亮之间,灯光如同一根苇草似断非断,如同一位鬼魂在嘲笑这荒谬至极的夜晚。

我发誓我再也不熬夜了,然而时间证明这是一个伪命题。巨大的诱惑勾引着一颗喧哗的心、一颗骚动的心,在这寂寥无人的夜晚里。我不能原谅自己,但终究只得妥协,门外传来了脚步,我不能被他们抓住。

此后我再也没有因游戏而熬夜许久,一是怕暴露,二是因为之前的经历驱使着恐慌充斥着大脑。黑夜如衣,常伴吾身,在这麻痹众人的黑夜,我独自走上了二楼,盘算着繁重的报表工作。窗外的景物似乎都有了眼睛,令人不寒而栗。面对未知的黑暗,我总易选择逃避。报表很快就完成了,但默无声息的黑夜驱使着我打开了手机,美其名曰“查找资料”。

时间很快就过去,钟没有敲了。但凝视着手机上的1:52,总是有点不开心。似乎自己又落入了时间的陷阱。

无数次懊悔与无数次害怕,爸妈都不知道,只有令人惧怕的黑夜,逼迫着我入眠。闭上眼,似乎百鬼夜行,就在门前。

我不由得闭紧了双眼。

费了好多劲,才挤出懊悔的眼泪。虽有负罪感,但自己却不愿意相信这些。

高中以后,竞赛课之后的熬夜,已经成为常态了。就如上三楼,总习惯随口哼几句歌声,总认为楼上有人。

今天作业很多,期考的压力与退组的忧虑夹杂在一起,几乎能使人崩溃。望着桌前的几张不同科目的试卷,我嗅到了易水的气息。歌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在歌声环绕中,我暂时忘却了作业,等到回过神来时,新一天的步伐已渐渐临近。我无话可说,也说不出来。我喉咙里似乎堵了一块东西,很难受,如同拳击手失败时哽咽的声音。我没熬太晚,但是我仍然输给了黑夜。

自己的生活,自己承受。

黑夜终将依附于我。

这是我与黑夜的竞赛,这是关于自我的抉择。已经十一时了,是否打开那令人战兢之盒呢?

我仍忘不了那些追悔莫及的夜晚,我依旧没有褪去这腐朽的躯干。似乎我已经忘了在离家还有一楼之遥时自己所立下的雄心壮志,似乎这个黑夜又将成为堕落的起点。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缩回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却仍然念念不舍那温暖的怀抱。

铁门隔着我,今天自习下得很早,十点多我就到家了。

灯光在我身后开出一条通路,照亮了除我以外空无一人的楼道,虽然光明,但总比黑夜更瘆几分。

我回头拧开了房门,打开了灯。

家住五楼,未开灯时,终是黑夜与我搏斗。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