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陈姝琳:读《围城》

我想浅显地谈一谈鸿渐 乍一看 鸿渐 报道山中去 归来每日斜 的鸿渐 读罢直叹 非也非也 此鸿渐非彼鸿渐 这不过是一个才疏学浅却又自命不凡的庸人而已
难免是幼稚 先是看着同学男女之卿卿我我艳羡 便想着退掉自己的婚事 这是反抗封建礼教吗 于他恐怕不是 无非就是看到别人家的小朋友都有钱买冰糖葫芦吃 自己却只有家里人给的牛皮糖 便自己嘴馋 嚷着不要牛皮糖要冰糖葫芦 倘若有得冰糖葫芦 别人嘴里嚼的却是牛皮糖 只怕他又要丢掉冰糖葫芦要牛皮糖吃了
莫名觉得此人头顶冒着傻气 却不得不说三观正 虚荣是人之常情 嫉恶如仇总是真性情 无论是李梅亭还是苏小姐带私货都是一概的摒弃 和孙小姐被嘲讽也一一回敬 游离在两个家庭之间 茫然看勾心斗角 无可奈何 平庸也好正义 愚钝也憨 光鲜也空洞 这正是那个年代多数 海归博士 的写照吧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