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黄思雨||读《渴望生活——梵高传》

是身如焰 从渴爱生
  “也许在我们的灵魂中有一团烈火,但没有一个人前来取暖过,路人只看见烟囱中冒出一缕青烟,便接着走自己的路去了。”

终其一生,他在最郁暗的地方,他在最痛苦的地方,不分昼夜地燃烧自己的灵魂。他渴望释放自己的光和热,去给予那黑暗中的人们哪怕只是一点的温暖。

可那一抹昏暗阴沉的世界中的这火焰能燃多久?别说燃到东方初白之时,黑夜中随意的一阵风可能就能掐灭这微薄的火光。他毫不动摇地在黑暗深处灼灼燃烧,而烈风隐在黑暗中蠢蠢欲动。

他渴望救赎。

他在博里纳日时,他想救赎那些矿工们,他亲自下地洞,把本可以享受良好生活待遇的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病痛缠身。他置身于刺骨寒风中去捡煤送给那些境况最惨淡的小屋里,他把他自己的床借给德克鲁克的儿子,自己却睡在冰冷的干草上辗转反侧。

他在海牙与见到了茜恩。茜恩是一个妓女,当梵高遇见她时她有了五个孩子,肚子里面还有一个。他第一次凝视这样一位被骨子里刻着绝望的女子。他内心的救赎之心着了魔似的被点燃——他想救助茜恩,他想娶茜恩。
但,就算他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身无分文。他等来的是什么?

随着马卡塞矿洞顷刻倒坍,他的救赎也霎时覆灭。

随着茜恩恢复后又跑到街上去接客,他的救赎被碾得粉碎。

随着他在麦田对着自己木然地开了枪,鲜血从身体里渗出,他的救赎之梦也就彻底破碎,被碾得粉碎。

也许他很晚才发觉,他那可笑的救赎就如在汪洋大海中投下一粒石子一样,能激起什么波澜?甚至泛起的微小的涟漪,顷刻就被无尽的海浪淹没。

他快死了才知道,他连救赎自己都做不到。面对这个冷漠薄情的世界,他沉默,可他的心在哭喊啊!有谁愿意听听?他在黑夜的狂风暴雨中呐喊,他在求助!可声音还没有传开,便被雨滴击打掩埋。黎明的到来多么漫长——足以葬送一位孤独的人儿。

有谁能够理解他呢?

牧师嘲笑他想当牧师的梦,画家嘲笑他想当画家的梦。他只能在空白的画布上淋漓尽致地挥洒下自己最深的狂热。他的画,来不及精修细剪,层层堆砌的颜料夹着他的狂热肆意铺开。也许他并不是真正地爱那风景,他是在燃烧自己那炽热的灵魂。迸溅在画布上的颜料,是在宣泄,是在咆哮,是在挥洒自己内心中最血泪交加的心事。

别再问梵高是怎么死的了。还不如问一个被世界拒之门外的人,靠什么坚强地活着?在这凉薄的世界,把自己的骨头血液燃烧殆尽的人,能撑多久?

他的热爱生活,追求纯粹的灵魂    像不可遏制的火焰,把自己燃成灰烬。

我最爱的是他的那副《星空》。就像是看见他在星光熠熠下茕茕孑立,踽踽独行。也对,世间的人们不会倾听他的独白,也听不懂。他知道只有星空才能温柔地拥抱他的所有寂寞,星空从来不会拒绝他。

我多么想回到那个年代,在他的身边。让迸发的气焰扑进我的眼睛,不是只有一缕青烟不声不响地消散,而我远远地瞄了一眼,尔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同时我也害怕,如果我真的是活在那个年代的人,如果我真的是他身旁的人,我会理解他吗?我会敢去拥抱那炙热的让人害怕的温度吗?如果我是他的邻居,我看到他那神经紧张的样子,我看到他淋漓的鲜血从耳朵那儿涌出,我会认为他是疯子吗?

我不知道。

我爱那温度,却又怕的温度——那灵魂的炙热让我着迷,我想靠近一点,我想真真切切地感受那生命的绚烂。但我不敢靠近,他的灵魂的火焰太过纯粹,我粗陋的黯淡的灵魂,唯有颤抖。

“文森特,我想如今我终于明白了,究竟你想倾诉什么。可你已变作星河里不知哪一颗星子。我抬头,踮起脚,极目远眺,而你是决眦都望不到的炽热光亮。你还在吗?我猜,你一定是在那片静谧的星河里睡着了。那祝你晚安,好梦。”

《【读书周记】黄思雨||读《渴望生活——梵高传》》上有1条评论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