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熊予晴||读《与神对话》

神与宗教无关。

 何为,神。

人类并非真正的高等种族,眼神浑浊模糊,看不清浩渺苍穹中的真相,只可见自己生存的狭窄一隅,太阳系。而古时候的人,对于未知有更大的好奇与恐惧,于是便用想象臆造出了“神”的形象,以此抚慰想知道更多但能力有限的苦闷。当这种臆造出的“神”被狂热地追逐崇拜时,便形成了宗教。

我并非一个纯粹的无神论者,我不信宗教,但信神。《人类征服的故事》读书笔记中我所写的,觉得人类有可能一直存活在另一个高等生物的圈养之中,便是其意。神是万物之理,并非实体,却确实如尼古所说,“时时刻刻与所有人对话”。准确地说,人生活在理之中,即是与神共存的状态吧。

而我见尼古的神,更近于深藏于他心中而他却一直不敢承认的哲思。尼古一生坎坷多灾,一场大火毁去所有资产,四次婚姻失败,从一个媒体人到沦落街头,无依无靠。命运一向狠戾,却别外“关照”他一些。

待他从命运的炙烤中冷却,终于拾起了笔。被命运亲自指点的哲理,总比一生 顺遂之人的更为真实。《与神对话》在风霜的炙烤之中成型,故而也更加吸引人些。

“我一直在你们身边,只是大部分人不相信我的存在。”

“如果不能成为别人生命中的礼物,就不要走进别人的生活。”

否则爱情、友情,最终都会以悲剧结尾。

“我们相信什么,就会遇到什么。”

生活源于自己,准确地说是自己的内心。

假如你认为花终究要凋零,那么你看到花时会感到悲伤。假如你认为花是变化着的整棵树的一部分,很快就会结出果实,那么你将会看到花的美丽。如果你明白花开花谢表示树要结果,那么你就理解了生活

也许,经历最多苦难的人,才最终会宽恕生活。生活逼迫他们乐观,否则就无法在世上生存。所以他们通透,人生荣枯有时,将人生放置在更长的时间轴上,所有的苦难都会被淡化。沉浮有时,安然处之,何须惊慌。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