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周舸航||读《上尉的女儿》

心满意足地合上《上尉的女儿》,心安理得地接受普希金为我们书写的“王子和公主”幸福美满地生活在一起的结局。主人公安德烈伊奇与米隆诺夫上尉的女儿玛利亚的爱情故事,情节虽可谓是跌宕起伏,一波三折,但最引我深思的却是农民起义的领导人——普加乔夫。
普加乔夫起义发生于18世纪中后期的俄国,目的是为了反抗封建压迫。正如导读所言,普希金以同情的笔调为我们描绘出了一个果敢机敏、受人民爱戴的农民起义领袖。
小说中的普加乔夫,重旧情。只因安德烈伊奇曾与他偶然结识,并送给他一件兔皮袄子,所以后来普加乔夫多次赦免了安德烈伊奇,并教训了作恶多端的希瓦卜林,促成了安与玛利亚的婚事。
然而,除去普加乔夫所有帮助安以及惩罚手下的表现,最让我感到莫名伤感与无奈的,是安德烈伊奇劝降普加乔夫时,普用轻轻的语气,说的一段话:“天晓得!我的路子很窄,自由很少。我的人都自作聪明。他们都是贼。我必须提高百倍警惕:只要打了一次败仗,他们就会献出我的脑袋赎回自己的一条狗命。”普加乔夫很清醒,自己一开始选择的就是一条不归路。
既然早知此路无法回头,那为何还要阔步前行呢?
或许,历史的发展就应如此吧——物极必反。回顾当时的历史背景,俄国封建农奴制即将崩溃,资本主义关系日趋形成。贵族和专制国家不断加强对农奴主压迫,才会激起人民群众强烈反抗。谁人不希望能够宁静祥和地过自己的生活呢?谁人不在战火纷飞的时代渴望和平呢?谁人会无端的决心舍弃生命去争取解放呢?我们假设:普加乔夫如果不起义,也没有别人去起义,那么他们只能被压榨剥削,成为刀俎下的鱼肉。而他们也正是因为不想再如此任人宰割,才会愤然而起,抱着“或许能成事”的心态,一干到底。
普加乔夫在整个起义的过程中,就一定没有想过回头吗?不是,至少从普希金的文字中,我们读到了想要回头的那个普加乔夫。普加乔夫有着很好很高的思想觉悟,他不是不想回头,只是他看清“忏悔已经晚了”,明白自己是不会被饶恕的。
同时,他不能回头。他自己选择了不归路的义无反顾推着他;农民等底层阶级渴望推翻封建农奴制的强烈愿望推着他;历史长河发展中的滚滚激流推着他……乱世出英雄,他应是明确地感受到了肩负的责任。
有道是浪子回头金不换。虽然普加乔夫无法回头,但他也不需要回头。还有,我想:他不是浪子,是个英雄。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