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婧||读《圣经的故事》

荒谬。怪诞。人伦。感性。文明。信仰。圣洁。奴役。自由。真理。使命。怀疑。

“我什么也不否认,但我怀疑一切。”

那是一个信仰的时代,那是一个怀疑的时代。千载光阴下白云悠悠,蝉鸣破窗。  


   怀疑是向哲学迈出的第一步。我是何人?我来自何处?我将奔赴何方?连环哲学三问引发最终走向内心深处的回答。


    “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欲往西天取经。”年年岁岁那和尚重复的话,看似是至高无上的使命,字字珠玑的背后,是来自那个充满信仰的时代。眉目低垂,明心了然。 

“上帝已死!”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入世坠落,那是对自己的信仰。

初阳东升,夸父追逐而亡;月色朦胧,万户飞升而亡。尽管如此,我们也未曾停下对远方的追逐。一个苹果,一朵漩涡,都是科学精心栽培的花苞。怀疑,探索,我们费劲心思探寻花开的密码。 伟大的哲学始于怀疑,终于信仰。这世间熙熙攘攘的一切,汇成了太平的醇酒。似迷途的角马,你沉沦到这无尽的沼泽之中。你怀疑这周遭的一切,何谓真实?何谓虚幻?那是斑斓的光影交错。退开脚步对上镜子里的那双深棕的眸,恍惚中隐现出牛顿手里的苹果,燃烧哥白尼身死的焰火,遇见比萨斜塔下坠的铅球。那是怀疑,那是一个声音悄悄地说:伟大的哲学,是对真理的信仰,一切的疑虑在其中被打破,一切终于信仰。是一次次接触世界,一次次离信仰近在咫尺。

“终于信仰。”
   你低头,那是个无数对世界的信仰汇聚而成,那河清海晏的盛世。
     伟大的哲学始于怀疑,终于信仰。纵使迷雾茫茫,不知何处,但终有水落石出,天晴日白。我相信所有的花苞都会盛开,只要我们仍在探索,向往远方。

一半的我属于信仰,在白天张狂;一半的我属于怀疑,在夜晚沉思。白天黑夜,只为追寻真理不变的光芒。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