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刘动//读《1984》

你相信“2+2=5”吗?或许把这个荒唐的问题推给谁回答一定是不相信,但或许在那个神秘的党组织中,在那伟大老大哥的思维光辉照耀下,你会回答“2+2=5”,不是不知道“2+2”不等于5,而是那个“4”永远说不出来。

思想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人若空有躯壳,却无自我思想,与行尸走肉和机器人没有太大区别。这个道理或许只有在品过《1984》的文字后才会懂得,被囚禁在漆黑潮湿的囚房,终日与硕大的老鼠共眠、电击、药物注射——–这些惨无人道的刑法或许不算什么,但疲劳审讯、连番逼问像磨刀石磨去你敏锐头脑,只会木头般回答奇怪问题的神红。温斯顿就是这样一步步被改造,他曾承诺不会供出任何东西,却在无尽地摧残下成为奴隶——为党的意志而服务的人。文中的党是一个庞大组织,下分各个部门,每个部门独立工作,这里党员没有了隐私,所有人都被监视。还有思想警察,一种操纵党员思想的职业,他会把你完全变为党的仆人,在这里大量的个人崇拜会让人走上神坛,失去自我,失去方向。

这里没有真情,只有虚假。温斯顿不就是因那珍贵却不允许出现的爱情而被拉入了深渊。奥威尔塑造了一个极度残酷、冷漠、无情的社会,揭露了高度集权主义下的残酷与罪恶,这是对集权主义形式下统治者强烈的不满,是对集权主义下愚昧麻木民众的强烈愤慨,奥威尔的言语无愧于“一代人的冷峻良知”。

巧克力的供能不是30而是0,大洋中生产行业进步神速,“2+2=5”这不是错误——–这些出自于“真理部”的事例讽刺至极,一切都是为愚化国民,无限抬高党的伟大与老大哥的万能;在“仁爱部”下是黑暗的深渊,这里每天都有酷刑和死亡,与仁爱一词背道而驰。这便是一个到达顶峰的极权下充满恐惧、背叛、折磨,充斥着暴戾与麻木,屈从与践踏的世界。

党的口号是,

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但事实是,

战争非和平,奴役非自由,无知非力量!

温斯顿就是当时社会的产物,意义上的屈服直到死亡时还伴随着对老大哥的热爱。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