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周羚暄|读《动物凶猛》

  【读书周记】周羚暄|读《动物凶猛》

  尚且不知这样一本黄黄绿绿的书怎就这样清爽。在沉杂枯燥的专业史政文字里哗啦哗啦地,白开水一样的喝下去。看得懂的使看得懂罢,好歹也真是乐一乐。

  出书的人写搞文学的人,玩文学,无所事事、闲适自在的人皆来文学中分一杯每羹,文学配上各种人都像是那么的和搭,比如说地痞流氓啦,社会无业游民嘛,还有这种从小忙碌无为但坚信自己可突然暴富的一鸣惊人的愤青啦,倒没有对不对应不应该这一种说法之分。文学有定义嘛?我不懂然而我本就不被定义,也从而无法将此定义叠加。这本书有点让我回到了七八十年代的社会感中,即使我并不了解此段历史中的社会情况。热血青年多呗,拉帮结派兄弟间义气上的使客豪情。当然如此的畅快淋漓的青春年少我们是不会有的。问在应试枷锁中的我们被磨得平平整整,方方正正。如果把这种热血四溢、横冲直撞的社会当光。那他总有被物体挡住的一块地方。必不可少的头像一块卑劣的阴影。阴影里有合群、有懦弱、有不得而知的暗恋,更有着自欺欺人的假面。《动物凶猛》中的主人公很好的让一个并不合群却拼命合群的人找到自己的影子,或者说是一个想要脱离封建千里教的贾宝玉,必竟他本就为这文化知识而无趣的很,人性是无从得知的,你善良的怜悯下也总有着卑劣因子在作怪。我本着把米兰当做纯洁而善良的象征。从刚开始用万能钥匙看相片,从震惊的美又觉得她在骚手弄姿,故作讨厌的处处排挤,又差点与好兄弟打起来来,内心深知无理却也拉不下脸,打人的面子做炫耀,不仅仅只是个人武力值崇向的文化。强者为王。败者为寇。文理的价值观走向是这样也未必都是这样。有点啊,像小学生的拉帮结派,单纯以武力区分胜负,老大风光无限,小弟们也为在这个老大的组织啊讨论自喜威风无限。想梦想着年级第一学生一样。也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苏联与美国开战,而自己英勇无畏的成为人民解放军。毫不费力的将其骨头压断,成为人民解放军的领头羊。

  一部动物凶猛,展现一张社会的画卷。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