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杨智焜||读《许三观卖血记》

血是腥而甜的

我以前就了解过“卖血”

在我心中,这简直是社会最黑的一面,以致于我把这称为“浓黑的悲凉”。

许三观是卖血了的,他有“血”可卖。

他又凭何卖血?血从身体里流出来的那一刻十分好受,针管扎进去,吸出来的是什么?那些血成脉络,成河流一般流淌出来,流走的又是什么?看着血出来了的那一刻,他在想什么?他想的就是血变作了现钱,他能拿这些度过苦厄。卖血,卖的就是凄惨,卖的就是苦难,血便是这些东西。他把这些卖走了,顺便卖走他的生命。这就是他有“血”可卖。

血,苦痛、悲凉一般的颜色,就从许三观的身体里流出来,带走苦厄,又流到一乐,二乐,三乐的身体里,流到社会的土壤里,带去其他的东西,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就是“土壤”,浸的鲜红发亮,浸的浓重漆黑。

许三观是一个典型的人,是“人”,是有情感的人。他从一个做过许多错事的,没心没肺的“人”蜕变成一个与许多人有情感联系的“人”,一乐不是他亲生的,也是一个被亲生父亲所抛弃的孩子。许三观一开始对他并不好,可最后呢?不也视如己出。就算何小勇那么做了,最后许三观还是要一乐去喊魂。还有许玉兰,还有根龙,阿方,来顺,来喜·······人血汇聚成了人。他有情,这也是他的“血”,这也便是他有“血”可卖。

许三观是卖血了的,他有意卖血。

他总总是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各种各样的人卖血,只有最后一次,是为了自己。而被说到卖不了时,他痛哭流涕,以往是没有过的。而卖不了他还是吃上了“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卖血是他精神的支柱,这到了什么地步?这是他的退路,这是他认为的度过苦厄的唯一的路。他的确有意卖血。

我翻开书,满目写的是荒唐,一个未远离我们的荒唐世界,哭不出来,笑不出来。

就只得喊一句“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给我温一温。”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