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李晨瑶||读《雪国》

在家乡的冬天,雪从来不会缺席……

我穿着千层底的布鞋,来到楼顶的天台,俯在围栏旁,看着眼前的雪景,皑皑的白雪仿佛要以它那赤裸的身体拥抱这苍茫大地,在遥远的山巅上空,还淡淡地残留着晚霞的余晖。一切都是这样淡淡的,暗暗的,带着丝丝哀愁,朦胧又虚幻。我仿佛置身于川端康成先生的雪国。

物哀的美是日本独特的美,这种美是一种虚幻的美是一种虚无,正如先生在《日本的美与我》演说中提到“灭我为无,这种‘无’不是西方的虚无,相反,是万有自在的空,是无边无涯无尽藏的心灵宇宙。”正如叶子最后的意外死亡,在岛村心中,就似银河哗啦的一声倾泻了下来。就是这样淡淡的,留下浅浅的哀伤,将生死刻画得那样唯美。

  我深吸一口气,寒冷的空气顺着鼻腔刺入肺部,我像岛村那样百无聊赖地俯在围栏上,以物哀的眼光看向这个世界,确实别有另一蕃美丽。远方的山林中,是否有驹子独自在练琴呢?远方模糊的铁轨上驶过的火车上是否有那个有着清脆声音的叶子?驹子读小说,在宴会上做艺伎,岛村在房间等候着,在雪山攀登着,一幕幕在我眼前闪过,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书中的人物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都成虚无,而我眼前的一切都被黑暗吞噬,成为虚无。

“嘎—-”我将天台的木门关上,我穿着泌湿的布鞋走了……

发表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