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周记】刘一洋||读《动物凶猛》

我读《动物凶猛》,是在知晓其历史背景时读的,我本以为会是遥远而难以想象的故事,但他们,却给我一种奇异的亲近感,似乎我也曾在那个时代活过。
回忆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随着时间而淡去,淡去,最终隐在脑海,就海滩上城堡,消失不见。有时,它在海浪里上下翻腾,在空气中留下一丝苦涩的香味。我想起那种喧嚣,像久久不散的,嗡嗡的真语。在空间蔓延,回旋,响成一片。在这种声音下,我不可能静下心来,但我仍希望能抽丝剥茧,找回那一份回忆与往昔。
麻将声:我觉得这是幼年时母亲与同事门拼桌时遗留下的吧。一个个孤零零地站在一旁。他们谈笑,我却想哭,但我只是茫茫然地看,看麻将声的击荡,太吵了。
不过过去很多年了,现在我已离乡已久,麻将却常看到,我却找不到那种嚣繁,我也不再感受,为什么呢?大概是心境不同了吧。总之,每一件事都蕴藏着或深或浅的情感,这与它本身关系倒不大,因为扑克却给我完全不同的感觉。
我不是那种为自己曾经吹过的牛皮而汗颜的人。但我们曾经的确很喜欢互夸。似乎整个自己就飘在空中,创造着盘古之前的神活与世界。当然,书中人在我感觉起来并不像脸皮厚,却像一种自我欺骗上的工作,或者一场严肃的游戏,一种带微醺的沉迷,因而带一点不真实感,(但我以为是可以接受的)。他们的事业,更像是几个孩子在独立世界与外界的碰撞。只是在特定时代,这个范围能极大地扩大,以至于影响到外人(认为这是场闹剧罢了)。
有些讽刺或真实存在吧,但那非我所关心到的,我能做什么呢?只是拾些碎片,然后继续流浪。我们不停地漂泊,又不断地回望,每一个新的脚印,都踏在海中,翻起旧的水花。小小的花绽放,破碎,绽放,破碎,积蓄着力量。生活。生活。网。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生活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范围。曾经看到一本书,里面有三个近乎童稚的问题:
"天上为什么下雨?"
"河水什么东流?"
"人为什么死?"
后来我思考一些或不相关的东西,终究没有写下,于是又余了三个问题。屈原也曾经"天问",我初读没什么感觉,不过是人本能的好奇心,此时再想,感触却颇深了,我想很少有人想过自己为什么活着。我想了很久,对我自己活着的理由刨根问底,却没有令我满意的答案。我也只好含糊一下欺弄自己,想:活着,是为了活着。
我是一个俗人,不会想太深,却喜欢乱想,别人或许不看明白,我却清楚,自己怎样,书中写的人也都是俗人,和我一样,所以我不觉得生疏,让我去专业夸人,我或许也会加入,没什么好笑的,就是这样而已。但若拉我去搓麻将,我却不会奉陪,一是我没有钱,二是我不会打,也不想。
它的时代已经过去,我的时代(上文提到的)也已经过去,人们都奋力向前,不免被过往羁绊,走出那么远,一回头,心还在原来的地方。

发表精彩评论